葵小花。

什么花花向阳开🌻。

似乎很多太太的文章都被屏蔽了?

umm,本来以为能逃过一劫然后发现也有几篇被屏了……

看了看被屏掉的,内心有点复杂。

明明干净的啥都没有的居然翻车了。

这……

´_>`

嗯,如果可能这周有更新。

通过游戏和电话产生的爱情。

∠( ᐛ 」∠)_发现我想认真写点啥都没啥人理我。

扎心了。

我还是一发完结无脑日常吧……

另外还是谢谢这些关注了一个完全不高产、产的不好吃、吃起来还没肉沫的只会潜水的傻逼的小可爱们。

(๑´ㅂ`๑)你们都是天使呀。

好像没啥好叨叨的了。

就给大家拜个早年吧。

(´ . .̫ . `)话说我发这个不会掉粉吧……

[周叶]剑三paro 归去来兮。

※注意阅读以下预警。

※借用网游剑侠情缘网络版三时代背景。

※苍云周×天策叶。

※内含原著人物死亡。

※剑三中各门派心法不同,让我全部写到老叶身上我真的写不来,所以文中老叶只精通天策武穴。

※自娱自乐。

※拒绝圈管。

※拒绝撕逼。

章一。

0
周泽楷伤病未愈,又折腾了一回,被方明华逮着训了一顿,训完了关在屋子里禁足养病。

他闲的快要发霉,躺在铺了厚毛毡的榻上发呆,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看,神思根本不知往哪瞎飞,不过飞了半天还是飞回了叶修的身上。
他想着叶修这个人,想他和叶修在一块时的开心事,原先还顾忌肋骨有伤,想到兴处都不敢使劲笑只是提提嘴角,但后头还是没绷住笑了出来,又快乐又疼。他把声音压在喉咙里,低低的,像是怕让人听去了。

叶修怎么会那么好。

甜蜜一时,苦又来了。

他和叶修断了联系已经很久了。

1
史贼余孽未灭,但势头到底是弱了一些,老百姓总算过了段太平日子。

那日方明华将周泽楷抢救回来还没调养几日,周泽楷便挣扎着下了地,要去送死了的弟兄最后一程。

事后方明华叹着气,替他煎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知你性子如此,但你还是得替自个多着想,这天下还未太平,你便要叶将军做鳏夫?”

周泽楷决定抢救一下,“我是夫……”

“好了闭你的嘴,小心我告诉叶将军让他罚你不许进家门。”

2
方明华看着安静如鸡的周泽楷觉得这招简直屡试不爽。

3
说是训了周泽楷一顿,但也不过是语气稍作严厉的嘱咐了一番,狠话在嘴巴里转了半天,到底是自己憋着消化干净了。

其实他本来就训不出什么狠话,加上周泽楷醒来的时间实在是掐的太准,能严厉一点对周泽楷讲话他都要夸奖一下自己了。

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杜明刚到头七。

人常说头七这个日子重要得很,但军中没那么多讲究,也没条件讲究,能有块碑,带得回尸首便是大幸了。

这年头死的人多,没地给葬,只好挑个好日子,用一把火,把人都烧成了灰再带回去。

可哪有什么好日子给他们过,到底也只是选了个无风无雪的天,凑合出一个好日子来,再打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凑合着用了。

杜明混在里边,那么壮实的人,烧了也就剩了那么一点儿。

焚烧那天唐柔就站在不远处,他也不知怎么安慰,杵在那陪着人看着,等到火灭了,唐柔按着杜明躺的位置将白花花骨灰聚拢了,收在瓷罐子里,带回了扬州。

4
当时的周泽楷不知唐柔的心情如何,更不知她心里是如何想。

他只记得自己精神恍惚地听完唐柔告别的话,麻木地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等到唐柔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他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目光是散的,聚不到一块儿。

其实他方才一直想着叶修,想起三月前他与叶修见的最后一面。

那晚的月色顶好,照得地面泛起白光,叶修骑了匹踏炎走在前头,垂在身后的翎羽晃晃悠悠,他总觉着叶修有什么话要同他讲。果不其然,在太原城的大门口叶修拉住了缰绳,调转马头绕着他转了一圈,而后弯下腰来在他额上亲了一口。

“兔崽子,哥等你。”

5
周泽楷咳了几声,思绪渐渐回笼。

正巧方明华端着药碗进了屋,风刮进来,又被关在了门外,“你这风寒时好时坏,闹腾的我都不敢乱用药,所幸新杰来了,趁你睡时号了把脉,配了个新药方来,你且试上一试。”

他捡回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在雪里头冻了太久,除却皮肉伤还染了风寒,最初几日咳得肺都要呕出来,这确实是夸张了点,肺是没呕出来,血倒是咳出了不少。

那段时日方大夫急得头发要掉光,发际线不断拔高,差一点儿变成万明华。

姓周的小没良心笑了他几次,最后被他逼着喝了一碗奇苦的药,还不给糖吃,小没良心只好乖乖闭嘴,再也不敢作妖。

6
方明华扶着周泽楷坐起身,亲眼看着周泽楷皱了一张俊脸喝完了药,慢慢挪着身子躺下钻进被窝,转过脸来冲他眨眨眼讨糖吃。

青年向来擅长此道,小眼神又无辜又可怜,方明华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往他嘴里塞了块糖。

周泽楷赶快将糖含住,用舌头裹严实了,好缓解舌头里的苦味。

他吃糖吃了半天,突然听见一旁的方明华笑了几声。

7
“小周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和杜明都不愿意喝药,杜明被他爹撵着揍了几圈,又哭又闹,最后出了一身汗反倒病好了。”

“哈哈哈,杜叔脾气暴了点,但手艺还不错,刀削面做的特别好吃。”

“咱们小明从小跟他学,也学的有几分真传,跟他爹说长大要开面馆,一边自己吃面一边卖面,结果又被他爹从东边揍到西边,哈哈哈哈,你说怎么净是这种事。”

“哎,我笑笑就行了,你可别笑,动了伤口疼的是你。”

“后来你和小明都入了苍云,他还想着开面馆,可没想到遇着了唐柔,就再也没想过面馆的事了。”

“也是辛苦杜叔动了那么多年的手,一个姑娘出现就解决了。这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不容小觑。”

“唉,说到这个我又想你嫂子了。”

8
方明华说了很多,把二十几年的光阴拆开成一个一个故事。

他的,周泽楷的,杜明的。

好像说书的一样。

故事里的人不是他们。

故事里的悲苦喜乐也没发生在他们身上。

9
生死离别太过常见。

说到底,谁都会死。

在死亡面前谁都没有特权。

为军,为医,看的比平常人更为清楚,也看的更淡。

多了就麻木了,学会把难过往心里藏了,学会自己消化了。

学会了等时间让伤口结痂,只留下一道浅浅疤,某天回想起来就会记起曾有一个人让你很难过。

周泽楷明白,自甘活在过去,是总有看不到未来的。

他只愿意祝自己的好兄弟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过得安安稳稳,清闲一生。

10
方明华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回过神来才发觉床上的人已是恹恹欲睡,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

方明华愣了愣,原先是想与周泽楷说说话,让他别太难过,谁晓得这小子听着听着还困了。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拍拍周泽楷的额头,又给他盖了一层薄被,再掖实了被角,这才退出了屋去。

“唉……真的长大了,都活明白了。”

周泽楷没能听到这声唏嘘,此刻他昏昏沉沉的,上下眼皮打架,挣扎半晌,被困意一棍子撂翻,阖了眼,睡死过去。

在他的梦里有一簇朱红色的火焰。





——

像我这种爆肝一时爽,爽完火葬场的人填坑是遥遥无期的。

´_>`很早之前就想写这个paro了。

章一终于写出来了,还有很多问题留到全部写完以后慢慢改。

小周是苍云军。

苍云堡位于北都太原。游戏里有两种心法,分山劲(DPS)和铁骨衣(T)。

小周修的是双心法。

老叶是天策军。

天策府位于北都洛阳。游戏里同样是两种心法,傲血战意(DPS)和铁牢律(T)。

老叶和小周一样,修双心法。

方明华和张新杰是万花谷出来的大夫。

万花谷位于秦岭深处。游戏里有两种心法,花间意(DPS)和离经易道(奶)。

方明华和张新杰修的都是离经。

借用剑网三游戏背景。

不喜勿入。

剑三黑勿入。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设定周叶二人,反正我就是觉得都是当兵还谈异地恋很酷。

我的每一篇文都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周叶]日常




叶修低头看了看赖在他大腿上的周泽楷。

非常嫌弃。

“周泽楷小同志,你醒着的吧。”

周泽楷摇了摇头,“没醒。”

难得放假,难得枕前辈大腿,难得没有猫。

我为什么要起来。

我要赖到天荒地老。

周泽楷小朋友哼出几个不情愿的鼻音,一个大翻身,搂住了叶修的腰,还顺势用他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叶修的腰侧。

叶修怀疑他是故意的。

叶修的腰侧特别敏感,而且非常怕痒,周泽楷这样一蹭。

他就打抖。

周泽楷再一蹭。

打抖打抖。

叶修咬牙切齿,“起不起来,别跟我说你还困呢?”

周泽楷点头。

叶修打抖。

“这么能睡,变成猪了?”

“哼哧哼哧。”

叶修没憋住笑了几声,使着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把周泽楷支棱起来的几撮头发扭成一股,又松开,“小楷猪。”

周泽楷圈着他的手臂使了使劲,叶修笑他,“呦,胆子大了,还不愿意听,要打击报复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要加一点。”

显然叶修没理解,“什么加一点?”

“神奇的小楷猪。”他倒是挺坦荡的说出来。

“那你作为一头神奇的小楷猪神奇在哪啊?”

“会拱你。”

“……”













然后周泽楷被叶修踹下去了。









然后叶修被拱了。







叶修:?????

发现好几天什么都没发。

其实我有好多稿的!

就是写不完。

(´ . .̫ . `)

居然还有人关注我。

那立个flag!

今晚画完三张人物头像素描我就写完一篇!

´_>`我知道我产的粮一点都不好啃。

都在自娱自乐。

但看到有人点小心心还是很开心的。qwq

(*꒦ິ⌓꒦ີ)但能不能让我更开心点夸夸我,不然夸夸我写的周周和叶叶也行啊。(闭嘴。

就这样吧。

祝大家开学快乐。(( '-' )ノ)`-' )

[周叶]日常

周泽楷和叶修又冷战了。

原因很牛气。

因为周泽楷在做茄子酿的时候偷偷做了一个内馅全是蒜泥的。

还亲自喂他吃下去了。

不行,这不能忍。

忍了你叶哥不要面子啊?

并矢口否认自己之前把姜和土豆混在一块,裹着面糊炸了再喂给了周泽楷。




在两人冷战的第二天。

有个快递到了。

周泽楷的。

周泽楷很疑惑。

最近并没有买什么东西啊。

他偷偷看了一眼正在书房写材料的叶修。

难道是要先退一步?

嗯,肯定是。

还不好意思正面说。

真害羞。

都老夫老夫了。


满心欢喜的周泽楷下楼领快递。

完全没有注意到叶某人的邪魅一笑。


快递小哥就在楼下。

周泽楷走过去。

“快递。”

小哥有点茫然,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哦哦,南宫问天是吧,这年头名字复姓的还挺少见的。”

“???”

周泽楷犹豫了一会说,“不是。”

“不是啥?您不是南宫问天吗?”

“嗯。”

“那核对一下号码。”

“178xxxxxxxx”

“对呀!没错!您怎么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来在这块签字。”

周泽楷握着笔,手一抖,差点写成南宫泽楷。



他目送快递小哥远去。

从兜里掏了手机。

点开准备买给叶修的最新上市的鼠标订单。

把收件人的名字改成。

黑心虎。


[周叶]日常

周叶家的日常。






周泽楷比叶修醒得早。

然而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爱人的脸。

而是一个毛绒绒的屁股。

哦,小周周。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一个月了。

好心累。

好委屈。

我要稳稳的幸♂福。

一♂次就好我ri你ri到天荒地老。

心里过了一遍歌词。

然后他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小周周的背脊。

呸,手感一点都不好。

没有叶修屁股肉多。

周泽楷心里哼哼。

手下不停。


小周周其实挺粘他俩的。

叶修做饭就围着周泽楷打转转。

周泽楷做饭就围着叶修打转转。

逮着谁的手就抱着谁的手指舔舔舔。

又乖又可爱。

所以说句实在的。

周泽楷还是挺喜欢他儿子的。

虽然它打扰了它爸的幸♂福。

但这就家庭嘛。


个屁,从你妈脸边挪开。


周泽楷推了推猫屁股。

把小周周当成一个球。

咕噜咕噜。

滚到床沿。

他以为猫已经醒了。

假的。

不存在的。

猫掉下去了。


他儿子传来惨叫。

他整个人惊坐起。

抓住了准备落在地上的儿子。

嘭一声压在了他老婆的肚子上。

“呃噗——!!”


叶修弹坐起身。

周泽楷顺势一滚。

仰躺在叶修大腿上。

叶修顶着起床气眯起眼睛看他。

他赶紧一翻身。

双手握着小周周的爪子。

“喵。”

“喵。”

一声猫的。

一声他的。

叶修绷不住了。

他再讨好的用手揉揉他的肚皮。

“喵。”

“噗,踩奶呢,周宝宝?”


“呜——周,周泽楷你再、再捏、我屁股也不会出奶,啊哈……啊——”

周泽楷又抓了一把。

“呜——轻点……啊……”

“你哪来的奶嘴……呜啊,别,别塞——呜呜……”

“屁股,好聪明。会吃。”

一旁的小周周,“喵?”

“呜啊,呜,拿出去,啊——”


稻花香提醒您,七月。

是个值得关注的日♂子。















[周叶]日常

周叶家日常。

文中带※在结尾解释。

雷请自行屏蔽。


叶修趴在床上玩手机。

他侧着的脑袋下边儿垫个砖块形状的枕头,四肢瘫着,除了扶着手机的手指偶尔动动以外,整个人都慵懒的仿佛失去了梦想。

他用的是周泽楷的手机。

微博也是。

他正在看网友给自家男友写的段子。

【“?”周泽楷率先打破了沉默。1※】


【“是我,一直在关注前辈。”
    “闭嘴!周泽楷你怎么能说这么多话,你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周了!再见!”2※】


【某站的关于轮回队员的专访,主持人和周泽楷正在做最后的结尾。
    “枪王大大最后给大家卖个萌,求个硬币,怎么样?”
    周泽楷抿唇一笑,笑不露齿,十分腼腆,“萌,硬。”3※】


【轮回国有个美丽的王子。

    名叫周泽楷。

     他爱上了兴欣国的国王。

     叶修。

     然而美好的感情总是要经历波折才能拔得云开见月明的。

     他被女巫诅咒了。

     他本就话少,可是恶毒的女巫诅咒他一年只能说一个字。

       他憋啊憋,憋了五年,从王子憋成了国王,才终于攒够了五个字。

      在那一天,他穿上了皇衣,披上了皇袍,骑着最快的马儿奔赴兴欣国。

       他刚开口,“叶……”

       叶修手一挥,“别叫我叶修,哥改名了,荣耀大陆之骄子叶神叶修叶不修。4※”

        “好了,小周你刚要说什么来着?”】

         

叶修笑呵呵地刷了老半天,抽出神看了手机右上角的时间。

嗯,该吃晚饭了。

可他并没有听到周泽楷叫他。

不会这小混蛋吃独食吧。

他啪的把手机反面拍下,翻身坐起,准备出去找人兴师问罪。

接着他就瞧见了他家男友笑弯了一双眼看着他,一身居家服套着粉红色的围裙,双手正扯着围裙下摆擦手。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呢。

周泽楷就放下围裙摆伸手抓了他的脚踝,把他整个人拽了过来。

屁股底下是竹编的凉席,同他棉质的睡裤摩擦摩擦,顺顺畅畅地滑行到了他男友跟前。

周泽楷俯下身亲亲他的发顶。

“前辈,该吃饭了。”


吃饭的时候叶修时不时看周泽楷一两眼。

周泽楷被看了半天,好奇的问了一句。

“叶修,你在看什么?”

“看你可爱。”

周泽楷脸红了红。

“你更可爱。”






1※这应该是挺早之前有人刷的一个梗,好像空间和微博都有,这里借用,侵删。

2※这是我在某站看all叶向视频,一个ID周泽楷的小伙伴的。但是下面的评论我只想说各位别玩梗过度,作为一个周皮我只想说周泽楷声带没坏,他只是习惯谨言慎行,仔细阅读原著你会发现周泽楷真的是个情商智商都很高的人。

3※仍旧是某站的一个视频,看前面的时候感觉不错,结尾让小周说话真的是尬到我了。估计会有小伙伴看出来?

4※《达拉崩吧》全职版,乐正龙牙翻唱,略有改动,侵删。以及整个故事相信大家也有看过。

好吧,写这个的最后重点是我希望各位玩梗可以,但别过度。

毕竟每次看到有人说,“哇,你说这么多话,你周泽楷ooc了!”

我就很生气。

我是一个语c淡圈的人,其实可以说是退了,但为了我的专属叶修我还是在圈子里待着。

主皮周泽楷,副皮叶修。

没自攻自受啊,只是为了更加认真了解这两个人罢了。

原著关于周泽楷的部分我看过很多遍,他寡言不错,但不是人寡言就不会说话。他很聪明,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需要怎样控制自己的言行,每次说话前的犹豫也只是因为寡言而认真过滤自己措辞。

原著里更说过,他和叶修是处于一个高度的人。

所以各位爱周的,爱周叶的小伙伴,千万别玩梗过度。

请正确的了解他。

好好爱他。

谢谢。(*Ü*)ノ♡

[周叶]无题。

背景不清楚。

时间不知道。

反正它就是个梦。

1

在一个好像是民国又好像是现代的社会。
有个贼厉害的警察。
叫叶修。

他养了个贼厉害的徒弟。
叫周泽楷。

后来这个徒弟上了他。
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好在俩人都有感情基础。
干了就干了嘛。
不就没了朵花而已。

2

俩人卿卿我我。

甜甜蜜蜜。

恩恩爱爱。

白天么么哒。

晚上么么啪。

鸡脖幸福。

3

周泽楷慢慢开始不满意只有晚上能见面了。

更何况有时候晚上都见不到。

很委屈。
枪痛。

4

“我要去兴欣。”

兴欣是叶修所在的部门一个队伍。

说起来叶修在的这个部门很神奇。

他们不抓小偷。

他们抓鬼怪。

收集各种坊间流传的奇闻怪谈。

并去解决。

5

很显然。

结局就是叶修不同意。

但到底也没那么绝。
撂下一句话。

“考核的人是我,能不能过全靠你自己。”

“嗯。”

6

过程咱就没必要讲了。

反正肯定是过了。

还用猜么。

7

第一天,众人就感受到了脱团狗对单身狗深深的恶意。

收起你们脱团狗的恶臭。

仔细感受我们单身狗忧伤文雅美好的清香好吗?

8

第二天他俩就被众人打包扔出去了。

一是因为有任务下来了。

二是因为眼睛痛。

9

这一次的任务明显很奇怪。

死者没了头颅。

可是屋中并没有溅射的血迹。

脖子处的切口为参差不齐的齿印。

像是大型哺乳类动物留下的。

死去的是这户人家的男主人,女主人抱着家中七岁的女儿惊恐不已,一个劲的向周叶二人求救。

声泪俱下。

怪的是这孩子。

双目无神,呆愣愣地盯着周泽楷看。

嘴唇嗫嚅像是想要说什么。

叶修眉头一皱,走到女孩身边想问话。

结果这孩子突然就跟发了失心疯一样,往后退去,嘴里大喊,“别过来——!”

二人当时并未在意,只好安抚女主人几句,便草草离开。

10

之后零零碎碎的又有这样的案子。

受害人之间没有关联。

社会关系正常。

而从那个头颅开始。

屠杀就没有停止。

受害人消失的部分,就像是以身体为时钟逆时针旋转。受害人的家人死亡的数量也逐步累加。

没了头的,死了男主人。

没了右手的,孩子没了双亲。

没了右腿的,一家三口无一生还。

没了左腿的,一家四口无一生还。

没了左手的,一个家族的人都惨遭灭门。

无论这些人生前如何,怪物都不留情面的将其杀害。

该死的都没活下来。

11

按照正常的发展。

现在应该人心惶惶,所有人开始质疑警方办事的能力。

可是没有任何人提出任何问题。

甚至没有人把这事放在心上。

可这是为什么,没人知道。

12

两人都是不认命的性子。

总觉得一切都会有必然的联系。

13

可惜。

什么都找不到。

14

从那开始,两人接吻,拥抱,做爱,都像是隔了什么。

不安,愤怒。

以及无力。

15

直到在第六起这样的案件发生的时候,一切才有了方向。

那晚二人正在看几十年来类似于这种案件的卷宗,凌晨时分接到了电话。

一个女孩子尖叫着,让人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但是深入骨子里的恐惧却是沿着电话线钻进周叶二人的神经。

16

所幸这个女孩子很聪明,人跑开了,电话却没挂。

很快的就定了位。(注意看避雷)

飞速赶了过去。

两人毕竟是做这一行的,不厉害一点都不行。

双枪嗖嗖嗖biubiubiu。
千机伞嗖嘭呼啦呼啦咔咔。

两人追赶怪物一路厮杀到一个垃圾场。

是的,没错,垃圾场。

17

怪物准备逃离的时候抽了叶修的小腿,叶修吃痛,下意识地缩了腿,失去了平衡的他整个人往前一栽。

啪叽摔地上。

怪物又一鞭想抽在叶修背后。

结果人叶修一金鱼翻肚躲开了,奇怪的是他刚躲开就蜷缩成了一团。

周泽楷biubiu几枪做了最后的攻击,拦腰抱起叶修撒腿就跑了。

18

“怎么了?”路上他还不忘问叶修发生啥事了。

叶修面色青白,额上冒冷汗,双手抓着小年轻抱着他的胳膊,颤巍巍地开口,“磕着蛋了……”


19

两人没逃多久就停下来了。

周泽楷把人背过身抱在怀里,额头抵着叶修的后脑勺,憋的脸都红了,一口气呛到鼻腔里,咳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叶修懒得跟他计较那么多,缩着双腿嘶嘶抽气。

做人不能那么傻,这种时候不表达一下自己的爱怎么行。于是他的手很自然地伸到叶修遭殃的命根子那,“给揉揉?”

叶修笑一声,“你这都自己上手了。”

周泽楷也笑,笑声闷闷的。

两人就这样坐到天亮。

20

其实两人都想的挺明白的。

这个案子,包括之前所有的,他们都解决不了。

说白了,这是命。

不相信也得承认。

这个世界的确有比他们高了一等的生灵存在。

21

等到天彻底明朗,叶修叫了大批的人手检查这个垃圾场。

果然找到了那些人丢失的肢体。

他开始把兴欣的人一个个调去外地。
原来他是想把周泽楷也调走的。

但是这人床上放大招。

“不能同年同月。”

“但求同年同月。”

22

屠杀远没有结束。

一切都还在继续。


23

这是叶修他们第三次追到了怪物。

他俩随着怪物追到了深山里。

深山里有一座学校。

这所学校好像存在于很早之前。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这个学校的印象。

好像这个学校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凭空出现的还有满校园的师生。


24

俩人绕着学校逛了一圈。

可里面的师生对他们的存在视若无睹。

跟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在重复所有的事。

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所有人都跟被停滞了时间一样杵在原地。

周叶二人感觉不对,随即离开了学校。


25

从山路上下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大坑。

可他们记的清楚得很,上山时这个坑并不存在。

诡异的感觉驱使他们要下坑去看。

一看。

坑底躺着第六起案件里那个一家人被灭了门的报警女孩。

她的双臂被扯掉了。

再看。

她所有的亲人都躺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死不瞑目。


26

两人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马上离开了那里。


27

回到兴欣两人无言拥抱了很久。

直到叶修说,“请爷爷来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爷爷是周泽楷的亲爷爷。

周泽楷幼时父母双亡,家里就剩了个爷爷。

周爷爷是原兴欣的队长。是他们的老前辈,也是他们的见证人。

周爷爷经验很丰富,他俩原先查看的卷宗有一半是周爷爷亲身参与过的。

周泽楷跑的时候只用手套带了点大坑里的碎石子。

然而周爷爷说,“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在这见过这样的石头,不过单是石头我的确看不出什么名堂。”

“下次再去带点东西回来吧。”

叶修听完点了点头,跟爷爷道了别就离开了。


28

第二天傍晚周泽楷消失了。

叶修找了一圈,直到深夜,心里的不安不住膨胀,充斥满整个胸腔。

他突然记起爷爷说要再次去取证,担心他家小周自己去了。

他赶紧回去找人。

学校依旧在。

师生依旧在。

坑依旧在。

只是他想找的人找不到了。

29

翌日,他在坑里醒了过来。

报警女孩和她的亲人跟蒸发了一样,什么都没剩。

学校却是还在。

凄寒彻骨。

恐惧第一次掠夺了他的理智,让他不顾一切的想要逃离。

离开时他还是强迫自己回头看了一眼。

学校慢慢消失了。


30

后来学校没了。

坑也没了。

人也没了。

命案也在那之后停止了。

31

叶修一直守在那,他总觉着周泽楷有一天是会回来的。

也不清楚到底过了很少年。

等到周爷爷要随着时间而去他才知道周泽楷早就死了。

这是周泽楷要报的仇。

死去的双亲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在周泽楷的故乡。

同样的学校,同样的坑。

32

其实叶修是找到周泽楷了的。

只是他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变成怪物了。

是叶修亲手杀了他。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醒了以后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周爷爷讲到这里的时候,叶修觉得这个世界真是残忍又好笑。

33

周爷爷只说了这么多,就去了。

也没告诉叶修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到周泽楷。

虽然他找到了,但他不希望叶修下半生过的更沉重。

其实周泽楷躺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里,心脏的位置被豁开的洞所代替。

他眼睛睁着。

盯着叶修躺过的位置。


这其实是我某天晚上做过的一个梦。

挺真实的。

我是以上帝视角全程看完了这个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周叶二人。

整个梦是断断续续的。

很多地方有bug我也来不及改了。

题目就是无题。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叫什么。

自娱自乐。

[周叶]日常

umm。


说真的最近其实有超多脑洞就是写不出来。


怎么写都不对劲。


就写点小甜饼吧。


|ω・`)


两人一起回家,听着两位妈妈把他们扒了个底朝天,面上呵呵的笑,心里有一万种捅死过去的自己的方式。


小时候一个沉迷尔康,说要娶紫薇;一个沉迷五阿哥,说要娶小燕子。


“前辈想要大鼻孔?”


“娶你的小燕子去,我看你今晚是不想睡床上。”


两个都经历过了女装的洗礼。


一个凌美琪,一个凌美雪。


“妈……”


“妈……”


叶修的照片在十五岁时就断了,反倒是周泽楷每一岁的照片都存的好好的。


从一岁到二十二岁,补全了叶修对这个人二十一的空缺。这二十一年里两人不过是尘世中的陌路人,而二十一年过后这个人却承包了他剩下的所有时间。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幸运又很幸福的事。


但现在可以把相册收起来了吗?


没看见哥的小周要熟了吗?


前辈也是。


两个妈妈笑着起身去做饭,周叶二人暗搓搓地跟上。


先前二人羞耻的把手握在一块,这会儿也没舍得松开。


叶母回头见着了,笑呵呵地说你们小年轻也不嫌腻,周母手比嘴快,拿了茶桌上的平板,说,“你俩别动,就这样。”


咔擦。



还想写这两人吵架啊。


小周一边和老叶吵一边拖地,拖到老叶脚边,老叶就哼哼把脚搭他背上,继续吵。


小周侧头看见沙发上有薯片屑,马上知道昨天叶修又在沙发上吃东西不打扫干净了,扔了拖把,回身抓了人的脚踝拎起来往屁股上招呼一巴掌。


打完还理直气壮,“薯片屑!”


然后得意的又拖他地去了,叶修呵呵一声,又一脚踹回去了。


两人跟小孩子一样你骂我一句,我反弹,反弹老子老子滑铲,你滑铲我鹰踏……


总之,就是很幼稚。


周泽楷拖完地做午饭,厨房里开着油烟机,呼啦呼啦的周泽楷听不清叶修在外头说什么,只好冲外喊一声,“大声点!”


叶修还真就大声点了。


挨到吃饭了也不安生,周泽楷给叶修夹了块排骨,叶修说排骨上有蒜米你是不是故意的,说完放嘴里吃了。


周泽楷看他一眼他说是,又给他夹了一块撇掉蒜米的排骨。


吃完周泽楷给叶修拿了张纸擦嘴,叶修说你居然都不给我擦了你是不是在外头有狗了。


周泽楷瞪他一眼,用纸呼噜呼噜把叶修嘴巴擦干净了。


凑过去亲一口。


亲完了才回答叶修的问题。


不是!





超可爱!

[周叶]日常

很短很短的段子。


捧在手心的奶猫。




周泽楷。

 

男。

 

状态已婚。

 

现居上海。

 

有妻,没子。

 

其实也算有一个?

 

名叫小周周。

 

问妻,“为什么?”

 

妻答,“这样好像可以把你捧在手心里。”

 




周泽楷。


男。

 

现居上海。

 

状态已婚。

 

感觉结婚真好。


 

 

没过多久。

 

他吃醋了。

 

为什么你不看我。

 

明明我是大周周。

 

比小周周可爱。

 

比小周周帅。

 

你为什么要掰开他的腿?

 

你为什么不来看我的?

 

你看他挠你。

 

我不挠。

 

你还笑!

 

“小周小周,你看,这是个男孩子。哎呦,小小一只还抓人,指甲都没多少。”

 

周泽楷。

 

男。

 

现在很恼火。

 

吃醋。

 

不开心。

 

我的老二也需要你捧在手心温暖!

 

 

到了晚上。


生气生气。

 

“前辈,要温暖。”

 

“周、周泽楷你给我轻点,呜啊——”


被温暖了一晚上的周泽楷觉得结婚真的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