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育儿经

只是大纲。

好想写周叶的养成啊……从婴儿时期开始养的那种。

大概五六个月会翻身的这样。

育儿期。



老叶一开始嫌弃小孩子,觉得忒麻烦,但答应了人家,总不好拂死者的意。

很多小孩子小时候和长大都不是一个人。有的小时候乖,长大了闹出一片天,有的小时候闹,长大了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

而他带的这个是后者。

白天饿了,想尿,想和叶修玩的时候不哭,到了晚上吃饱了,尿干净了,叶修得睡觉的时候就开始哭了。

干嚎。

湿嚎。

嚎嚎嚎。

叶修气的想打,巴掌刚举起来,孩子就不哭了,小身子一抖一抖地瞪着眼睛看人,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特别可怜。心一软下不了手了,又想到这孩子一个家里的人都没了,没娘的孩子总归是需要多疼疼的,于是叶修就抱着崽在怀里颠,一边颠一边说,“唉,算了算了,莫生气,莫生……”小孩看他不打了“哇——”一声的又哭了。

叶修,卒。

“祖宗,求求你,让我困觉行吗?”叶修特别心累,抱着孩子坐在院子里,月光光,心塞塞。

隔壁家的凶悍婆娘早就开着嗓子骂了。

骂的下流难听,骂着骂着骂到叶修头上,说一个屁大点人不知道从哪里拐来的小孩子,莫不是睡了人家家的清白姑娘,还不负责,恶有恶报姑娘生出来的娃娃没屁眼一天到晚就会闹,姑娘受不了,把娃娃扔给叶修,投河去了。

……

“屁大点”的叶修今年1800多岁的,但化成凡人的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这“屁大点”其实也没有骂错,但他是真没负过谁家姑娘,他除了帮过好友带妹妹其余的姑娘的小手摸都没摸过。至于还有一点……

叶修把小孩像翻烤土豆一眼的翻了个个,小孩被吓得不敢哭,以为要挨打了,谁知道这家伙扒了娃娃的裤子,看了一两眼说,“呦,成,屁眼还在。”

小孩:……


小孩是叶修路过一个镇子的时候捡回来的,那时正逢战乱,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时,孩子还在窝在母亲怀里酣睡,那女人扯住叶修的袖子求他带孩子走,以及能帮她把孩子养活大。

女人刚说完就咽气了。

不知道是不是孩子和母亲有什么感应,突然就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叶修站在废墟里,四周火光冲天,还有剩余的敌寇在寻扫战场,孩子的哭声引来了几个敌寇,敌寇端着长刀操着不知道哪里的方威吓叶修投降,叶修叹息一声化作白烟飞了。

孩子脖子上戴了块长命锁,上头写了孩子的名字——周泽楷。

叶修心想,哎,省事,不用给取名了。


养了一个月,叶修掌握养孩子的方法了,终于能晚上睡觉了,周泽楷就又开始折腾了。

七个月的孩子……

会爬了啊……

周泽楷每天清晨就开始爬了。夏天热,叶修打的地铺,睡在院子的葡萄架下,周泽楷就东爬爬、西爬爬,蹭的一身脏,又挪回叶修怀里,趴出个脏印子。苏沐秋和苏沐橙来看他的时候,苏沐秋笑的差点变回原形,夸叶修一个月下来都变成全职奶爸了。

叶修当时不知道孩子是爬脏的,只以为只滚出席子外边了。

可是他把席子铺大一点儿了,每天衣服上还是有个脏印子。

后来他忍不住了,一看,嚯!我儿子会爬了!

然后他开心的他先往小孩子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又啵了口响的。抱着孩子兴冲冲的去找苏沐秋说,“我儿子会爬了,怎么样,羡不羡慕哥?”

苏沐秋呵呵一声说,“我有妹妹不羡慕。”

然后两人一个秀儿子一个秀妹妹。

而苏沐橙和周泽楷在一边玩的很热闹,完全不想理两个幼稚鬼。

晚上睡觉的时候,周泽楷不给叶修抱了,留个背影给他看。他还记得白天挨打呢,叶修侧躺着支起手肘来撑脸,懒洋洋地说,“你不过来以后哥就都不抱了啊。”小周泽楷瘪嘴,表示自己能屈能伸,又爬回来给人抱着睡了。

再后来,周泽楷能走了,也会叫人了,开始对家里的水桶感兴趣,叶修刚刚打满一桶水,他就趁着叶修走了摸上来,啪啪啪地拍水玩,叶修进屋子烧火,准备给孩子烧洗澡水,一听外头的声音就知道不对了,出门便看见一个湿淋淋的小家伙。

白露才降,但天也凉了下来,叶修怕周泽楷着凉,也顾不得烧不烧水了,手指弹弹几下变出个满是热水的大澡盆,扒光了就往水里扔。

洗完蹦蹦(洗完澡),叶修给人换了稍微厚实点的衣裳,拎到墙角罚站。也没站多久,又抱回来哄,小孩窝在人怀里跟学怎么道歉。磕磕绊绊,才用着软绵的嗓音说,“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虽然叶修做好了防范措施,但还是……发烧了。

急得叶修抱着孩子跑去玄武一族的微草堂那里找王杰希看病。王杰希看着叶修怀里的崽,问,“你生的?”

叶修嘴角一抽,说,“你怎么不说是苏沐秋生的?”

王杰希垂着眼睛一想,说,“哦,苏沐秋还挺厉害的。”

……

孩子没啥事,叶修就放人到处玩去了,王杰希和他闲聊,说起百年前朱雀一族内战,朱雀首领的孩子在战乱里丢了,丢去哪了不清楚,只晓得是落了凡尘。

这些年他们也帮忙找过,但始终不得其踪,那首领也是心焦,加之内战消损过多,没几年便下位了,当时朱雀一族并无可继承之者,只能请梧桐树上的凤凰来助他们渡关。几百年下来那孩子仍是没有下落,可最近几日……

话还没说完,王杰希的徒弟刘小别就抱着周泽楷回来了,手忙脚乱的不会哄孩子。周泽楷刚见到叶修就伸手要抱,眼睛哭的又红又肿,一问咋了,刘小别就说这娃娃跑到菜园去了,不知咋的玩了辣椒,抹眼睛里去了。

叶修又好气又好笑,把孩子放膝上用拇指指腹替人擦眼泪,揉眼角,见人哭的可怜巴巴的,想训话也训不了,压低了声音问他,“怎的又跑去玩了辣椒?”

周泽楷的小手抓住在他脸上揉来揉去的手指,说,“青色的。”

哦,感情辣椒换了个颜色就不是辣椒了。


到周泽楷五六岁了,叶修带着孩子游山玩水去了,去了白虎一族的蓝溪阁,青龙一族的霸图堂,却在朱雀一族的轮回府止了脚步。

苏沐秋问他为甚不去?他说那里的孩子就会背书习武,背不出挨打板子,习武达不到要求也挨打板子,小孩子一天连玩都不会,死气沉沉的,破地方,不去。

其实那时候他心里就有点明白了,但养了那么多年,孩子都成他的心头肉了,舍不得放回去。

彼时的周泽楷对这话深以为然,他倒没挨过叶修打,有也只是叶修曲着手指敲敲他的脑袋,一点都不疼,他见过背不出书的孩子挨打,哭的惊天动地的,光是响声也觉得疼。

他美滋滋地抱住叶修的腰,感觉叶修是世界第一爱他的人。

所以他要跟叶修世界第一好。

可惜他十一岁的时候,叶修就把他送到轮回府去了。

因为叶修的劫数到了。

他在凡间躲了几年,因着周围全是凡人,天雷降不下来,细数之下竟是欠了好几道。他自知未必能活着回来,只得把这个孩子送还回去。

自此以后两人开始了长达近五百年的分离。




_(:зゝ∠)_哦,我只能存这么多了,其实还有好多就是我没时间了,卒。

评论(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