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育儿经

( ´•̥̥̥ω•̥̥̥` )最后一次,再写成正文我就自刎……。

小裙子就要补款啦——!!补完我就能肆意花钱了!

੭ ᐕ)੭*⁾⁾还有!到到到到成年期啦!!!

娃娃牙齿硬了,就快要吃肉了!!!!!





叶修亲自把人送到轮回府,再亲自哄睡了,就坐在床沿看他家崽。

哇,我家崽真的超可爱超贴心超小棉裤衩子啊。

会不会有人欺负他啊,会不会有人捏他脸蛋啊……叶修越想越怕自己控制不住几己要带着孩子跑路。

然后叶修双手蒙住眼睛起身,转身。

不行不行,不能再看下去了。

溜了溜了。




第二天周泽楷醒了找不到人,特别憋屈。他觉得叶修这是嫌弃他了,嫌弃他没有小时候可爱了,要去养新的崽了。

郁郁寡欢了三四天,饭也吃不下,半夜干瞪着眼睛睡不着。

方明华知道这孩子不一般,生怕叶修回来见他家崽过的跟小白菜一样,发火掀了轮回府,只好天天去瞅瞅周小白菜,温言善语的安抚。

结果——个屁用都没有。

方明华:说好的没有宠孩子呢???


再说那厢叶修匆匆跑路回西方的昆仑山老家,果不其然自家笨蛋弟弟已经在天雷台上等着了。

“哥,娘亲说她不打算让你受天雷了,干脆你变回原型让她拿鞭子抽光鸟毛就算渡劫了。”

叶修心里咯噔一下,说,“我不过三百多年没回家,不至于这么惨吧?”

叶秋点点头,说,“是啊,我是这么跟娘亲说的,但是娘亲还是很生气。”

“我就跟她说凡人杀鸡还得割了脖子漏完血,哥哥在凡间待了那么多年一定很熟悉这个套路,不如用雷劈到半死再用鞭子抽死,岂不美滋滋。”

叶修:……

叶秋见他哥的表情是难得的吃瘪,霎时间心里仿佛有千万多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小花怒放。

二人相看许久,叶修牵了他弟弟的手说,“所以天雷多少年劈一道?”

“十年。”

“不叶秋你跟哥说实话。”

“二十年。”

“我看你是精虫上脑,要不要我先走一遭让这昆仑山的人都知道,青鸟使三百岁穿王母的衣服说自己长大要当八仙女。”

“我不是,我没有。”

“还要跟织女阿姊学女红,求七女阿姊给自个上唇红。”

“……”

然后叶修提高了嗓门,“青鸟使——哎呦!”

叶秋气的踹了他一脚。讲真,要是叶修是瞎扯了的,他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可是……唉,不说了。

“五十年,五道雷,二百五十年。我跟你说这可是我跟娘讨价还价半天才得来的,你得谢谢我啊。”

叶修瞟了他一眼,感叹这世道鸟心冷漠,贪欲横流,也就剩他家小周还有点温暖。

然后走位风骚地躲过他弟踢过来的脚,晃悠悠的去了。

叶秋跟他身后喊了句,“哥——!我叫人往台子上铺了赤狐毯,你过去趴着就好!”

“别死撑着,娘这次估计是真想劈死你!”

叶修踉跄几步,异常诧异地回过头看了他弟一眼。虽然他不知道前有没有古人,后有没有来者,能像他这样被亲娘用雷劈上个二百五十年,但他弟可能真的是个二百五。

叶修到底还是信他弟的话的,鸟嘛,何苦跟自己过不去,毕竟他还得活着回去给某个小家伙谢罪。他大大方方的搁那一趴,紫色的天雷也就跟着大大方方的落下来了。

天雷劈在后背的那一刻叶修脑袋里就剩了一个字。

淦!



再拐回说周泽楷这边。

方明华没辙了,他只能尽力让周泽楷多吃几口饭。本来被叶修喂养的白白胖胖的小伙子整个人都瘦了,显得套在周泽楷身上的衣服空荡荡的。

江波涛和杜明跟他关系好,见他这个样子心里也不舒服。

然后就在某天晚上,杜明趴在周泽楷的床上说要和他一起睡觉。而江波涛洗完澡回来看到这情形也跟着要一起。

三个小矮子不嫌挤的排排躺,进行着男人之间的悄悄话。

内容深奥且含有哲学问题,就不方便多说啦,总之三个人聊了很多,最后杜明的一句话让周泽楷茅塞顿开。

“既然他嫌弃你,那你就变得比他厉害,然后捉他回来打板子,你看他还敢不敢不要你。”

周泽楷觉得杜明真是太聪明了。



叶修被雷劈没了半条命,王母来看他,他立马苦哈哈地问认错,保证下次绝对三天会回一次家。

王母问他,“人间三天,天上三年?”

叶修拍床板,“这肯定是天上的啊。”

王母,“……”

“娘——!莫冲动!莫冲动!再动手我哥就真的没命活了!!!!”

靠着叶秋拦腰抱住西王母成功躲过了一场家暴的叶修,趴着他弟的床,吃着他弟的糕点,用着他弟的仙侍,懒的都要成一滩水了。

叶秋气不过,一巴掌拍在他背后,疼的叶修嗷的一嗓子嚎出声。

“臭小子你不想让你哥活久点了是吗?”

“我要是不想让你活久一点刚才就不拦着娘亲,让她揍死你得了。”

叶修啧啧摇头,做惋惜装,说什么世态炎凉,鸟心冷漠,也就他家小周充满了温暖。

叶秋举起手又给了他亲哥一巴掌。不管他哥嘶嘶抽气骂他兔崽子,面无表情地问,小周到底是谁。

叶修:我儿子。

叶秋:说吧,你负了哪家姑娘。

叶修:……不是叶秋,你在哥不在家的这三百年里经历了什么???我有弟媳给你了???给你戴绿帽了???

叶秋:……

叶修:有小鸟了没?有了就算了吧,原谅人家得了,为孩子着想啊。

叶秋:没有,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从我床上滚下去。

叶修:第二个呢?

叶秋:我踢你下去。

叶修才不管他的威胁,继续趴在床上不动弹。叶秋也不能真赶他哥走,他知道这人死撑着呢,挨天雷又不是挨鞭子,一道雷能疼一百年,隔五十年挨一次那是疼的要命。

叶秋心里一软,觉得兄弟之间能有什么隔夜仇啊。

后来他后悔了。

觉得兄弟不仅该有隔夜仇,还该明算账。

他一大早上就听着叶修喊,“小周,快起床,今天吃面疙瘩!”

这其实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叶修叫完发现没人应,又呼呼睡过去了,而他被吓得坐起来干瞪着同死尸无异的叶修。

叶修一觉要睡到中午,睡醒了就跟他说他家小周有多可爱聪明,说着说着开始叨叨他家小周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轮到晚上睡觉了和叶修挤一张床,睡的正香被他哥突然搂住,下意识挣扎还被叶修以极其羞耻的方式拍拍后脑勺,拍拍后背,拍拍屁股。

“别闹了啊,哥在呢,没有鬼会来的。”

叶秋:我真是日了鬼了。

再后来,哦,再后来叶秋请了十八台仙轿把叶修抬回了自己的宅邸。



叶修歇了个二百五十年,和之前的时间凑在一起刚好整整五百年。

叶修这么一算,然后一乐,嘿,两个二百五。

他这次离开和王母打了招呼,西王母的表情是欲言又止,僵了半晌才放人去了。

到了轮回府的时候周顺正在下棋。只是他对面无人,想来是在自奕。

他站在周顺身后看了老半天,只觉这棋下得乱七八糟,白子黑子乱放一气,毫无规律可循,“你这下的啥?”

“哦,五子棋。”

叶修:……

叶修懒得跟他扯皮,往人对面的空位一坐,曲起食指关节敲敲棋盘,“我不和你闲聊,我家小周呢?”

周顺又落了粒白子,连出个五,再把棋子一粒一粒分成黑白两边,叶修也不催他,让他慢慢捣腾。

“小周?玄鸟使说的是五百年前送来的孩子?”

“那孩子两百年前的时候就没了。”






说真的我是一个完全不会虐的人,但我是一个说话大喘气的人。

最近快期末考,就暂时卡在这了。

养孩子的部分应该会占很多篇幅。其实我就是想看老叶宠孩子的文,完完全全的养成,很多故事是我和我朋友的童年改编的,但不会原原本本地搬照。

这篇文自娱自乐的成分很多,私设多如狗,原创遍地走。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文里王母和玉帝不是一对的。

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一对的。这点可以上百度来证实。能用百度问来的答案,就不需要再多说啦。

而且我脑洞太多,堵不住,可我手速慢……。

(´ . .̫ . `)。

好了,就这么多啦。

郑重说一声,我写东西自娱自乐成分居多,一般只在想看什么梗,但没有太太产出的时候自割腿肉满足自己,看不下去就点红叉叉。

任何意见我都能虚心接受的。

没说会改啊。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