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日常

umm。


说真的最近其实有超多脑洞就是写不出来。


怎么写都不对劲。


就写点小甜饼吧。


|ω・`)


两人一起回家,听着两位妈妈把他们扒了个底朝天,面上呵呵的笑,心里有一万种捅死过去的自己的方式。


小时候一个沉迷尔康,说要娶紫薇;一个沉迷五阿哥,说要娶小燕子。


“前辈想要大鼻孔?”


“娶你的小燕子去,我看你今晚是不想睡床上。”


两个都经历过了女装的洗礼。


一个凌美琪,一个凌美雪。


“妈……”


“妈……”


叶修的照片在十五岁时就断了,反倒是周泽楷每一岁的照片都存的好好的。


从一岁到二十二岁,补全了叶修对这个人二十一的空缺。这二十一年里两人不过是尘世中的陌路人,而二十一年过后这个人却承包了他剩下的所有时间。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很幸运又很幸福的事。


但现在可以把相册收起来了吗?


没看见哥的小周要熟了吗?


前辈也是。


两个妈妈笑着起身去做饭,周叶二人暗搓搓地跟上。


先前二人羞耻的把手握在一块,这会儿也没舍得松开。


叶母回头见着了,笑呵呵地说你们小年轻也不嫌腻,周母手比嘴快,拿了茶桌上的平板,说,“你俩别动,就这样。”


咔擦。



还想写这两人吵架啊。


小周一边和老叶吵一边拖地,拖到老叶脚边,老叶就哼哼把脚搭他背上,继续吵。


小周侧头看见沙发上有薯片屑,马上知道昨天叶修又在沙发上吃东西不打扫干净了,扔了拖把,回身抓了人的脚踝拎起来往屁股上招呼一巴掌。


打完还理直气壮,“薯片屑!”


然后得意的又拖他地去了,叶修呵呵一声,又一脚踹回去了。


两人跟小孩子一样你骂我一句,我反弹,反弹老子老子滑铲,你滑铲我鹰踏……


总之,就是很幼稚。


周泽楷拖完地做午饭,厨房里开着油烟机,呼啦呼啦的周泽楷听不清叶修在外头说什么,只好冲外喊一声,“大声点!”


叶修还真就大声点了。


挨到吃饭了也不安生,周泽楷给叶修夹了块排骨,叶修说排骨上有蒜米你是不是故意的,说完放嘴里吃了。


周泽楷看他一眼他说是,又给他夹了一块撇掉蒜米的排骨。


吃完周泽楷给叶修拿了张纸擦嘴,叶修说你居然都不给我擦了你是不是在外头有狗了。


周泽楷瞪他一眼,用纸呼噜呼噜把叶修嘴巴擦干净了。


凑过去亲一口。


亲完了才回答叶修的问题。


不是!





超可爱!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