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无题。

背景不清楚。

时间不知道。

反正它就是个梦。

1

在一个好像是民国又好像是现代的社会。
有个贼厉害的警察。
叫叶修。

他养了个贼厉害的徒弟。
叫周泽楷。

后来这个徒弟上了他。
这就很尴尬了。

不过好在俩人都有感情基础。
干了就干了嘛。
不就没了朵花而已。

2

俩人卿卿我我。

甜甜蜜蜜。

恩恩爱爱。

白天么么哒。

晚上么么啪。

鸡脖幸福。

3

周泽楷慢慢开始不满意只有晚上能见面了。

更何况有时候晚上都见不到。

很委屈。
枪痛。

4

“我要去兴欣。”

兴欣是叶修所在的部门一个队伍。

说起来叶修在的这个部门很神奇。

他们不抓小偷。

他们抓鬼怪。

收集各种坊间流传的奇闻怪谈。

并去解决。

5

很显然。

结局就是叶修不同意。

但到底也没那么绝。
撂下一句话。

“考核的人是我,能不能过全靠你自己。”

“嗯。”

6

过程咱就没必要讲了。

反正肯定是过了。

还用猜么。

7

第一天,众人就感受到了脱团狗对单身狗深深的恶意。

收起你们脱团狗的恶臭。

仔细感受我们单身狗忧伤文雅美好的清香好吗?

8

第二天他俩就被众人打包扔出去了。

一是因为有任务下来了。

二是因为眼睛痛。

9

这一次的任务明显很奇怪。

死者没了头颅。

可是屋中并没有溅射的血迹。

脖子处的切口为参差不齐的齿印。

像是大型哺乳类动物留下的。

死去的是这户人家的男主人,女主人抱着家中七岁的女儿惊恐不已,一个劲的向周叶二人求救。

声泪俱下。

怪的是这孩子。

双目无神,呆愣愣地盯着周泽楷看。

嘴唇嗫嚅像是想要说什么。

叶修眉头一皱,走到女孩身边想问话。

结果这孩子突然就跟发了失心疯一样,往后退去,嘴里大喊,“别过来——!”

二人当时并未在意,只好安抚女主人几句,便草草离开。

10

之后零零碎碎的又有这样的案子。

受害人之间没有关联。

社会关系正常。

而从那个头颅开始。

屠杀就没有停止。

受害人消失的部分,就像是以身体为时钟逆时针旋转。受害人的家人死亡的数量也逐步累加。

没了头的,死了男主人。

没了右手的,孩子没了双亲。

没了右腿的,一家三口无一生还。

没了左腿的,一家四口无一生还。

没了左手的,一个家族的人都惨遭灭门。

无论这些人生前如何,怪物都不留情面的将其杀害。

该死的都没活下来。

11

按照正常的发展。

现在应该人心惶惶,所有人开始质疑警方办事的能力。

可是没有任何人提出任何问题。

甚至没有人把这事放在心上。

可这是为什么,没人知道。

12

两人都是不认命的性子。

总觉得一切都会有必然的联系。

13

可惜。

什么都找不到。

14

从那开始,两人接吻,拥抱,做爱,都像是隔了什么。

不安,愤怒。

以及无力。

15

直到在第六起这样的案件发生的时候,一切才有了方向。

那晚二人正在看几十年来类似于这种案件的卷宗,凌晨时分接到了电话。

一个女孩子尖叫着,让人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但是深入骨子里的恐惧却是沿着电话线钻进周叶二人的神经。

16

所幸这个女孩子很聪明,人跑开了,电话却没挂。

很快的就定了位。(注意看避雷)

飞速赶了过去。

两人毕竟是做这一行的,不厉害一点都不行。

双枪嗖嗖嗖biubiubiu。
千机伞嗖嘭呼啦呼啦咔咔。

两人追赶怪物一路厮杀到一个垃圾场。

是的,没错,垃圾场。

17

怪物准备逃离的时候抽了叶修的小腿,叶修吃痛,下意识地缩了腿,失去了平衡的他整个人往前一栽。

啪叽摔地上。

怪物又一鞭想抽在叶修背后。

结果人叶修一金鱼翻肚躲开了,奇怪的是他刚躲开就蜷缩成了一团。

周泽楷biubiu几枪做了最后的攻击,拦腰抱起叶修撒腿就跑了。

18

“怎么了?”路上他还不忘问叶修发生啥事了。

叶修面色青白,额上冒冷汗,双手抓着小年轻抱着他的胳膊,颤巍巍地开口,“磕着蛋了……”


19

两人没逃多久就停下来了。

周泽楷把人背过身抱在怀里,额头抵着叶修的后脑勺,憋的脸都红了,一口气呛到鼻腔里,咳的肩膀一耸一耸的。

叶修懒得跟他计较那么多,缩着双腿嘶嘶抽气。

做人不能那么傻,这种时候不表达一下自己的爱怎么行。于是他的手很自然地伸到叶修遭殃的命根子那,“给揉揉?”

叶修笑一声,“你这都自己上手了。”

周泽楷也笑,笑声闷闷的。

两人就这样坐到天亮。

20

其实两人都想的挺明白的。

这个案子,包括之前所有的,他们都解决不了。

说白了,这是命。

不相信也得承认。

这个世界的确有比他们高了一等的生灵存在。

21

等到天彻底明朗,叶修叫了大批的人手检查这个垃圾场。

果然找到了那些人丢失的肢体。

他开始把兴欣的人一个个调去外地。
原来他是想把周泽楷也调走的。

但是这人床上放大招。

“不能同年同月。”

“但求同年同月。”

22

屠杀远没有结束。

一切都还在继续。


23

这是叶修他们第三次追到了怪物。

他俩随着怪物追到了深山里。

深山里有一座学校。

这所学校好像存在于很早之前。

可是他们谁都没有这个学校的印象。

好像这个学校是凭空出现的一样。

凭空出现的还有满校园的师生。


24

俩人绕着学校逛了一圈。

可里面的师生对他们的存在视若无睹。

跟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在重复所有的事。

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所有人都跟被停滞了时间一样杵在原地。

周叶二人感觉不对,随即离开了学校。


25

从山路上下来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大坑。

可他们记的清楚得很,上山时这个坑并不存在。

诡异的感觉驱使他们要下坑去看。

一看。

坑底躺着第六起案件里那个一家人被灭了门的报警女孩。

她的双臂被扯掉了。

再看。

她所有的亲人都躺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死不瞑目。


26

两人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马上离开了那里。


27

回到兴欣两人无言拥抱了很久。

直到叶修说,“请爷爷来吧。”

周泽楷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爷爷是周泽楷的亲爷爷。

周泽楷幼时父母双亡,家里就剩了个爷爷。

周爷爷是原兴欣的队长。是他们的老前辈,也是他们的见证人。

周爷爷经验很丰富,他俩原先查看的卷宗有一半是周爷爷亲身参与过的。

周泽楷跑的时候只用手套带了点大坑里的碎石子。

然而周爷爷说,“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真没在这见过这样的石头,不过单是石头我的确看不出什么名堂。”

“下次再去带点东西回来吧。”

叶修听完点了点头,跟爷爷道了别就离开了。


28

第二天傍晚周泽楷消失了。

叶修找了一圈,直到深夜,心里的不安不住膨胀,充斥满整个胸腔。

他突然记起爷爷说要再次去取证,担心他家小周自己去了。

他赶紧回去找人。

学校依旧在。

师生依旧在。

坑依旧在。

只是他想找的人找不到了。

29

翌日,他在坑里醒了过来。

报警女孩和她的亲人跟蒸发了一样,什么都没剩。

学校却是还在。

凄寒彻骨。

恐惧第一次掠夺了他的理智,让他不顾一切的想要逃离。

离开时他还是强迫自己回头看了一眼。

学校慢慢消失了。


30

后来学校没了。

坑也没了。

人也没了。

命案也在那之后停止了。

31

叶修一直守在那,他总觉着周泽楷有一天是会回来的。

也不清楚到底过了很少年。

等到周爷爷要随着时间而去他才知道周泽楷早就死了。

这是周泽楷要报的仇。

死去的双亲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在周泽楷的故乡。

同样的学校,同样的坑。

32

其实叶修是找到周泽楷了的。

只是他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变成怪物了。

是叶修亲手杀了他。

可不知道为什么叶修醒了以后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

周爷爷讲到这里的时候,叶修觉得这个世界真是残忍又好笑。

33

周爷爷只说了这么多,就去了。

也没告诉叶修最后到底有没有找到周泽楷。

虽然他找到了,但他不希望叶修下半生过的更沉重。

其实周泽楷躺在一个很隐蔽的角落里,心脏的位置被豁开的洞所代替。

他眼睛睁着。

盯着叶修躺过的位置。


这其实是我某天晚上做过的一个梦。

挺真实的。

我是以上帝视角全程看完了这个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就是周叶二人。

整个梦是断断续续的。

很多地方有bug我也来不及改了。

题目就是无题。

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叫什么。

自娱自乐。

评论(9)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