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剑三paro 归去来兮。

※注意阅读以下预警。

※借用网游剑侠情缘网络版三时代背景。

※苍云周×天策叶。

※内含原著人物死亡。

※剑三中各门派心法不同,让我全部写到老叶身上我真的写不来,所以文中老叶只精通天策武穴。

※自娱自乐。

※拒绝圈管。

※拒绝撕逼。

章一。

0
周泽楷伤病未愈,又折腾了一回,被方明华逮着训了一顿,训完了关在屋子里禁足养病。

他闲的快要发霉,躺在铺了厚毛毡的榻上发呆,双目无神地盯着天花板看,神思根本不知往哪瞎飞,不过飞了半天还是飞回了叶修的身上。
他想着叶修这个人,想他和叶修在一块时的开心事,原先还顾忌肋骨有伤,想到兴处都不敢使劲笑只是提提嘴角,但后头还是没绷住笑了出来,又快乐又疼。他把声音压在喉咙里,低低的,像是怕让人听去了。

叶修怎么会那么好。

甜蜜一时,苦又来了。

他和叶修断了联系已经很久了。

1
史贼余孽未灭,但势头到底是弱了一些,老百姓总算过了段太平日子。

那日方明华将周泽楷抢救回来还没调养几日,周泽楷便挣扎着下了地,要去送死了的弟兄最后一程。

事后方明华叹着气,替他煎药,“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知你性子如此,但你还是得替自个多着想,这天下还未太平,你便要叶将军做鳏夫?”

周泽楷决定抢救一下,“我是夫……”

“好了闭你的嘴,小心我告诉叶将军让他罚你不许进家门。”

2
方明华看着安静如鸡的周泽楷觉得这招简直屡试不爽。

3
说是训了周泽楷一顿,但也不过是语气稍作严厉的嘱咐了一番,狠话在嘴巴里转了半天,到底是自己憋着消化干净了。

其实他本来就训不出什么狠话,加上周泽楷醒来的时间实在是掐的太准,能严厉一点对周泽楷讲话他都要夸奖一下自己了。

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杜明刚到头七。

人常说头七这个日子重要得很,但军中没那么多讲究,也没条件讲究,能有块碑,带得回尸首便是大幸了。

这年头死的人多,没地给葬,只好挑个好日子,用一把火,把人都烧成了灰再带回去。

可哪有什么好日子给他们过,到底也只是选了个无风无雪的天,凑合出一个好日子来,再打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凑合着用了。

杜明混在里边,那么壮实的人,烧了也就剩了那么一点儿。

焚烧那天唐柔就站在不远处,他也不知怎么安慰,杵在那陪着人看着,等到火灭了,唐柔按着杜明躺的位置将白花花骨灰聚拢了,收在瓷罐子里,带回了扬州。

4
当时的周泽楷不知唐柔的心情如何,更不知她心里是如何想。

他只记得自己精神恍惚地听完唐柔告别的话,麻木地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等到唐柔的影子都看不见了他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目光是散的,聚不到一块儿。

其实他方才一直想着叶修,想起三月前他与叶修见的最后一面。

那晚的月色顶好,照得地面泛起白光,叶修骑了匹踏炎走在前头,垂在身后的翎羽晃晃悠悠,他总觉着叶修有什么话要同他讲。果不其然,在太原城的大门口叶修拉住了缰绳,调转马头绕着他转了一圈,而后弯下腰来在他额上亲了一口。

“兔崽子,哥等你。”

5
周泽楷咳了几声,思绪渐渐回笼。

正巧方明华端着药碗进了屋,风刮进来,又被关在了门外,“你这风寒时好时坏,闹腾的我都不敢乱用药,所幸新杰来了,趁你睡时号了把脉,配了个新药方来,你且试上一试。”

他捡回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已经在雪里头冻了太久,除却皮肉伤还染了风寒,最初几日咳得肺都要呕出来,这确实是夸张了点,肺是没呕出来,血倒是咳出了不少。

那段时日方大夫急得头发要掉光,发际线不断拔高,差一点儿变成万明华。

姓周的小没良心笑了他几次,最后被他逼着喝了一碗奇苦的药,还不给糖吃,小没良心只好乖乖闭嘴,再也不敢作妖。

6
方明华扶着周泽楷坐起身,亲眼看着周泽楷皱了一张俊脸喝完了药,慢慢挪着身子躺下钻进被窝,转过脸来冲他眨眨眼讨糖吃。

青年向来擅长此道,小眼神又无辜又可怜,方明华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往他嘴里塞了块糖。

周泽楷赶快将糖含住,用舌头裹严实了,好缓解舌头里的苦味。

他吃糖吃了半天,突然听见一旁的方明华笑了几声。

7
“小周还记不记得小时候你和杜明都不愿意喝药,杜明被他爹撵着揍了几圈,又哭又闹,最后出了一身汗反倒病好了。”

“哈哈哈,杜叔脾气暴了点,但手艺还不错,刀削面做的特别好吃。”

“咱们小明从小跟他学,也学的有几分真传,跟他爹说长大要开面馆,一边自己吃面一边卖面,结果又被他爹从东边揍到西边,哈哈哈哈,你说怎么净是这种事。”

“哎,我笑笑就行了,你可别笑,动了伤口疼的是你。”

“后来你和小明都入了苍云,他还想着开面馆,可没想到遇着了唐柔,就再也没想过面馆的事了。”

“也是辛苦杜叔动了那么多年的手,一个姑娘出现就解决了。这爱情的力量还真是不容小觑。”

“唉,说到这个我又想你嫂子了。”

8
方明华说了很多,把二十几年的光阴拆开成一个一个故事。

他的,周泽楷的,杜明的。

好像说书的一样。

故事里的人不是他们。

故事里的悲苦喜乐也没发生在他们身上。

9
生死离别太过常见。

说到底,谁都会死。

在死亡面前谁都没有特权。

为军,为医,看的比平常人更为清楚,也看的更淡。

多了就麻木了,学会把难过往心里藏了,学会自己消化了。

学会了等时间让伤口结痂,只留下一道浅浅疤,某天回想起来就会记起曾有一个人让你很难过。

周泽楷明白,自甘活在过去,是总有看不到未来的。

他只愿意祝自己的好兄弟下辈子能投个好人家,过得安安稳稳,清闲一生。

10
方明华絮絮叨叨地说了许久,回过神来才发觉床上的人已是恹恹欲睡,眼睛都迷成了一条缝。

方明华愣了愣,原先是想与周泽楷说说话,让他别太难过,谁晓得这小子听着听着还困了。他又好气又好笑地拍拍周泽楷的额头,又给他盖了一层薄被,再掖实了被角,这才退出了屋去。

“唉……真的长大了,都活明白了。”

周泽楷没能听到这声唏嘘,此刻他昏昏沉沉的,上下眼皮打架,挣扎半晌,被困意一棍子撂翻,阖了眼,睡死过去。

在他的梦里有一簇朱红色的火焰。





——

像我这种爆肝一时爽,爽完火葬场的人填坑是遥遥无期的。

´_>`很早之前就想写这个paro了。

章一终于写出来了,还有很多问题留到全部写完以后慢慢改。

小周是苍云军。

苍云堡位于北都太原。游戏里有两种心法,分山劲(DPS)和铁骨衣(T)。

小周修的是双心法。

老叶是天策军。

天策府位于北都洛阳。游戏里同样是两种心法,傲血战意(DPS)和铁牢律(T)。

老叶和小周一样,修双心法。

方明华和张新杰是万花谷出来的大夫。

万花谷位于秦岭深处。游戏里有两种心法,花间意(DPS)和离经易道(奶)。

方明华和张新杰修的都是离经。

借用剑网三游戏背景。

不喜勿入。

剑三黑勿入。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设定周叶二人,反正我就是觉得都是当兵还谈异地恋很酷。

我的每一篇文都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