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活着

叶修抬头望了望天,黑漆漆一片,干净的的星星都没有,单就月亮挂天上,圆咕隆咚的。月色真好,他想。

但并不能改变他现在是在晾鸟放水的事实。

身旁的老魏脱了裤子,水声哗啦哗啦的,他在水声里问叶修,“你小小年纪,20都还没到,怎么跑来当兵了?”



其实叶修也不太清楚他怎么稀里糊涂就成了兵的。

这过程可以说是有点自然而然,又有点魔幻,还靠了点运气。

但和大部分人的目的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过程吧。

所以在老魏放水抖鸟的时间里他先是深吸一口烟,然后抖了抖烟灰,脑瓜子转啊转,使劲琢磨着该怎么解释才显得他进部队的经过很催人泪下。

“臭小子你烟灰怎么抖的,要飘老子弟兄上了!”

老魏扇了他后脑勺一巴掌,把叶修脑子里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打了个稀巴烂,丝毫不知情地把裤子套上后,还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捂着胸口,心有戚戚,“还好老夫反应灵敏,否则要被你个小混球送回宫里当太监。”

叶修都懒得赏他一眼,美滋滋地又啵了口烟,说,送回去不是挺好,就您这嘴巴不送回去当个大太监威风威风,太可惜了。

哎,那你说的还不错,老夫的嘴巴怼天怼地,啥事干不……嘿,等等!找抽呢你!!

叶修哈哈哈笑着转头就跑,跑出几步,右边胳膊肘一抻,关节再一拐,夹带着一旁发呆许久的周泽楷溜了。




周泽楷跟在叶修后头到处乱晃。这年头死的人多,走哪都能看见坟头,风刮得呜呜的,听着像是谁在哭。

周泽楷憋了半天没忍住,问他,叶修,你怎么参的军?

叶修哼哼,嘴里的烟还剩了一小节,他慢慢地小口小口嘬,蚊子大的声音说,不告诉你。

周泽楷瘪瘪嘴,哦。

叶修回头看他,打完仗活下来我就告诉你。

周泽楷点点头说好。

那年周泽楷刚过十五岁,但个头还没窜起来,看着有点小只,叶修还能把他扛着走。

不过周泽楷不大喜欢叶修扛他,跟扛麻袋似的,太丢人。

例如现在这样。

今夜早些时候下了点小雨,黄泥路走的实在难受,叶修看他走的不稳当就问他要不要背,他摇摇头,叶修盯着他看了会直接把人扛肩上了。

他趴在叶修肩上抗议,蹬了几下腿,被叶修扇了屁股。打的不疼,但羞人,他红着脸乖乖趴好,双手揪着叶修衣服后摆,不闹腾了。

走了几步叶修听见他吸鼻子,我打疼了?

周泽楷摇摇头,不吭声。

叶修估计他是哭了,也不戳破,又接着问他,不喜欢我扛你?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了摇。

小混球你几个意思啊?

以前……我爹会这样……

那你怎么不叫我爹?

你是我媳妇。

……

叶修又扇他屁股,这回是真打,声音脆响脆响的。

瞎叫什么。叶修觉得不解气,又往他屁股上拧了一把。

他们都这样说……

他们说你是我媳妇!

周泽楷又不张嘴了,继续用吸鼻子委婉地表达自己的委屈。

叶修自觉年纪比他长,遇着的事也多,对人对事总是看的明白些。思忖会,他这样劝这个孩子。

以后的事情是猜不出来的,等到打完仗,你要是遇着别家的姑娘,觉得人家更好,就不会喜欢我了。

这下周泽楷连吸气声都没了。







小屁孩脾气真难琢磨。叶修在心里老气横秋的批评周泽楷。

床上隆起一个鼓包,里头包着个周泽楷,叶修感觉从这个倔强的小丘上闻到一股赌气的味道。




先前他的那些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就挣扎着从他肩上蹦下来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周泽楷便扭头跑了,他有点懵,不知道怎么惹着人了。

他跟在后头追,没追上,倒是碰上了其他瞎逛的兵。

他问他们,见到周泽楷了吗。

他们说,见到啦,气鼓鼓地往你们住的那屋跑,你惹到他了?

叶修点点头。

那几个人哈哈笑着也走了,叶修听见他们说自己把媳妇气跑了。

他心想那小子才不愿意做我媳妇呢,他是要我做他媳妇!

知道周泽楷往哪跑了,他就冷静多了,不急不忙往回赶。

烟抽没了,嘴巴里空荡荡的,叶修不甘心地摸了摸口袋,发现烟倒是没了,糖却多了一颗。

小兔崽子。

他的脚步快了起来,进了屋,然后就看到了那幅场景。




他戳了戳那个球。

球不理他。

他又戳了几下。

球还是不理他。

他担心周泽楷蒙着头容易憋坏,用了点暴力手段强硬地把人剥了出来。

怎么还哭着呢?叶修哄他。

周泽楷抬手揉眼睛,挪挪身子把自己塞进叶修怀里,叶修单手把人抱牢了,空闲的那只摸摸他脑袋,继续哄着,之前那些话都是我瞎说的。

周泽楷闷闷地说,那你是不是……

是是是,我是你媳妇。

敷衍……

哎呦小祖宗你还要哥怎么哄啊?

拉钩。

噗,行。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人又抱了会,叶修感觉自己新晋的小老公好像很开心,毛绒绒的脑袋蹭来蹭去。他想了想自己亏大发了,哄个人还把自己哄嫁出去了。

他刚想讲道理,周泽楷就仰起脸,脸蛋红红的,压着嗓子小声问他,那……可以亲我吗?

臭小子你跟谁学的?!

爹娘以前,就这样。

叶修沉默了会,亲了亲他的额头。周泽楷开心坏了,又不好意思看叶修,侧着头靠在后者肩窝上笑。

你想家人吗?

周泽楷没反应过来他会问这个,安静了一会,说,想。

叶修知道周泽楷爹娘一年半前就没了,在他的部队没来以前周泽楷被这里的地主压着做童工。

他问过周泽楷地主对他好不好,周泽楷总是眼珠子乱瞟不说话,只有其他看着周泽楷长大的长辈背地里跟他说,那死扒皮对小周坏得很,也不晓得是不是嫉妒小周长得好看,不给饭吃还经常打他,绑在树上打,用的是抽驴子的皮鞭,平常不爱吭声的孩子抓着树皮哭的撕心裂肺,有几次大家伙都以为他挺不过去了,但还是命大,活到了叶修他们来。

彼时叶修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疼坏了。虽然周泽楷才被他带了一个月,他知道周泽楷是多好一孩子。

如今半年过去了,周泽楷还在他身边待着,跟着他离开了那个小村子,他俩一起走啊走,也不记得到底走了多少个村,过了多少座庙,看了多少风景。

叶修待他好,他也待叶修好,小小年纪会照顾自己,也会照顾人。他怎样对叶修,叶修心里的跟明镜似的,看得明明白白,所以偶尔他想,如果周泽楷哪天娶了别人,他肯定会很难过。

但现在周泽楷和他拉钩了,谁也不能让周泽楷娶了。

那哥都和你定了终身了,你就把哥当成家人呗。

周泽楷见他半天没说话,刚想出声喊他就听见叶修说了这话。

他郑重的嗯了一声。

我家还有一个弟弟,爹娘也都在,你长得好看,人又乖,他们肯定喜欢你。

等打完仗,我就带你回去找他们。

多了一个儿子,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打断我的腿。

你要护着我啊……

……

叶修又絮絮叨叨说了会,就拉着周泽楷睡了。

熄了灯,周泽楷和叶修并排躺着,衣服盖在棉被上头,棉被底下暖烘烘的。

周泽楷眼珠子转了几圈,问叶修,能不能,提前告诉我?

告诉你什么?

为什么……参军?

别得寸进尺啊,这不行。

为什么?

给你留点念想。

念想?

活下去的念想。




此后过了一年,不知是吃了什么神丹妙药的周泽楷个头蹭蹭往上窜,从叶修胸口窜到了叶修的耳朵,再加上半截脑袋就要和叶修一样高了。

这一长惹得叶修不停叹气。以后就不能随意把人扛来扛去了。

周泽楷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嘴上没表达什么,心里还是有点美滋滋的。

当时是和国军合作抗战的第一年。

二人被调到了不同的队里,能见一面还是很难的,所以每一次见面都给叶修一种这孩子又长了的错觉。

俩人每次见面的第一件事总是确定对方是否安好,有没有缺胳膊少腿。

腻上一会又得走了,毕竟没人会在这个时候给他们谈恋爱的时间。





仗打到第二年,周泽楷满十七,从远处看起来是和叶修一样高了。

俩人又被调回了一个队里,带他们的还是那个老队长。

老队长打趣他们,你们俩还处一块儿呢,腻死个人了,啥时候弄个大胖小子出来?

叶修不缺脸皮这玩意,笑呵呵说,那得让小周加把劲啊。

周泽楷跟他混了几年,一张脸早就磨出了茧子,挺认真的在旁边附和了句好,还鼓励叶修多生几个,被叶修暴打一顿。

其实他俩至今为止也就抱一抱,牵牵手,啵啵嘴。

床的影子都没得见过。

晚上二人交接巡逻,周泽楷趁着没人注意,飞快地亲了叶修一口,然后跟着其他人走了。

叶修摸摸被亲了的地方,觉得白天那顿打的有点轻。

他凑到火堆旁,老队长在也那坐着,他烤了半天火,没忍住问了个问题,队长,你对我和小周在一起真没什么别的想法么?

老队长往火堆里添了点干草,回他,没啥想法。

这世道活下去都是难事,能碰到对上眼的人就是在难事里找到一件好事,再说……我拿你俩当我孩子看呢,我就盼你俩好好活着。

你们现在很好,真的,很好。

老队长又讲了几句,看叶修发呆也不再开口。

周围只剩下木柴混着干草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有飞蛾扑棱往火里扑。叶修双目放空想事情,他耳朵里灌着噼啪声,眼睛盛着火光,耳朵和眼睛都被一团火占满了。

其实周泽楷对于他来说也是一把火。

只是燃在他心里而已。








评论(13)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