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周叶】他和他和他和他

“无数个世界,无数个昼夜,他们总会相逢。”

本篇梦中梦paro,猫咪周×将军叶,老师周×甜品店老板叶。(叶有失声设定。)

上一棒 @呜喵喵喵喵喵喵

轮回流转,昼夜不离,周泽楷十六岁生日快乐!

@万千昼夜活动组

文。




1

周泽楷是在一片哄闹声中醒过来的。



叶家大公子养了一只白猫。

叫驴打滚。

原名周泽楷。



这位周先生显然还是有点不能接受自己变成猫的事实。

于是在他摊平在桌上露出肚皮,闭上眼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以后,叶修拉开了他的两条后腿。

“娘,这真的是个公的。”

死了算了。




不过他倒不是很在乎回不回得去。

因为在他脑袋里他穿越前是个没爹疼没娘爱,没有老婆孩子热炕头的。

霸道总裁。

鬼知道这是什么设定。

可能是作者想写吧。

科科。




哦,他记得他也有只猫。

叫小周周。

鬼知道这个名字怎么来的。

作为一个霸道总裁他对于这种事其实很看得开的。因为按照传统穿越剧的套路,他很快就会回去,然后现世的他肯定也才过了一天,所以他安慰自己。

就当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吧。

更何况他穿越前是铲屎官,穿越后让别人铲铲屎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美滋滋的。

这个愿望在叶修指着火圈对他说跳之后破灭了。

你对猫是有什么错误的认识吗????

但是他说不能话。

他只会喵喵喵。

然后他略有点笨拙的在原地打了个滚,曲着四肢,歪着脑袋,冲着叶修,“喵~”

长得好看是一种优势。

用在猫身上也一样。





周泽楷也不记得自己靠着颜值在叶家混吃混喝了几年。

每天过着被人当成小公举的日子。

活生生的从猫条条变成了猫饼饼。

他瘫在叶修的榻上,觉得这种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他的小主人这些年越发厉害,前些日子才从边疆回来,回来时还不忘带了好消息。





叶修是惊蛰去的。

一直到了冬至才回来。

闹腾了几年的匈奴终于被这位小将军彻底揍服气了,没脾气地签了条约,送了一堆金银财宝还有美人。

皇帝笑的眼睛都成了缝,说要给叶小将军配个婚,把九公主许给他,让他做驸马爷。

叶修一拱手说臣一介武夫,粗人一个,除了打仗啥也不会,万一亏待了公主,这可不行。

他嘴皮子巧,七七八八说了许多好听话,把皇帝逗得龙颜大悦,婚配的事暂且放到一边。

周泽楷听到院子里有动静,接着房间门就被推开了。

他看着那人醉醺醺地晃到床前,一个飞扑趴在床上。叶修顶着红彤彤的脸蛋,对他笑了笑。

然后打了个嗝。

一股酒味。

熏死猫了。

周泽楷舔舔他的鼻子,猫舌头有点扎人,叶修被他舔的又笑了笑。

“小周。”

“喵——”

心脏有个地方安静下去。

周泽楷这时候才敢确信——他的小将军回来了。




那天夜里叶修抱着他说了挺久的话。

说到最后,一人一猫抱团睡着了。

窗户开着。

有雪飘进来。



然后叶修病了。

科科。

假的。





过完了年,叶修就又回了西边。

这次他带上了猫。

几日不眠不休的奔波并没有干倒叶修,他反而还因为到了驻地时看到东方隐有白光显现而感到兴奋。

干不倒的叶修拎着猫去了东边的高处。

他身上披了件银狐毛滚边的红披风,周泽楷躲在披风底下,被叶修抱在怀里。

叶修胸口上的甲胄被他的捂的暖烘烘的,可也就暖在表面,到底也还是冷的。

“小周。”

周泽楷喵了一声。

“把头露出来。”

周泽楷扭了扭身子,探出一个小小的猫头。

“太阳出来了。”




这一待就是几年。

西北的风沙磨掉了叶修身上最后一股少年气。

周泽楷这些年同他看见了许多事。

偶尔会想这样一个人若是活在他的那个时代,该是怎样一番光景。

不想看他娶妻纳妾,也不想看他踽踽独行。

明明是无亲无故的人,却在脑袋里为他想完了最无忧安稳的一生。

他是真的记不得到底在这过了多少年了。

好像和叶修在一块儿待着,时间流逝的速度也变得不一样了。

近些年朝堂上时局变化之快,让叶家俩兄弟都不愿意去掺和,周泽楷并不了解这些事情也摸不清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琢磨半天也折腾不清楚,索性啥也不想,只往刚晨练回来的叶修怀里一扑,撒娇去了。





转眼又是新年。

叶修今年回的早,只陪着将士们过了小年,就回去了。

周泽楷睡在叶修专门为他备的猫篮子里,睡了几个昼夜便也到了叶府门口。

叶府门口冷冷清清,早就没了周泽楷最初来时的气派景象。他随着叶修进了府,恍惚中他好像听到叶父别扭的问候,“回来啦。”





叶老将军是去年没的。

虽说他老人家还在世时,府里也没多热闹,但也会挂上点红灯笼,贴几副对联,讨个喜庆。可现在这些也是弄不得的。

叶修今年除夕没到宫里去,其实前年叶父还活着的时候他就没再去过了。

他打的胜仗太多了,功劳堆起来能把皇帝淹了,有赞扬他的话捧着他,而同样的,流言蜚语也会来踩他一脚。

写满了功德的锦织布帛一旦耀眼起来,在皇帝眼里只能是怎么看怎么碍眼却又不得不用的裹脚破布。

叶老去后,陶家的势头意外的猛了起来,昔日那些对陶轩不大看得上眼的,如今换张脸孔嘴里说的又是另一副道理。

他们为了讨陶轩的青睐,在陶轩谈论叶老生前的“光彩”事迹,作出鄙夷的样子,摇头晃脑,长吁短叹,什么死者为大全都抛诸脑后,心里却还是默念起佛经,安慰自己这不过是生活所迫。

曾经叶修碰见过一次。

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就别讲道理。

他把那人揍成了个倭瓜,还怼了那么几句,有些刻薄。他原本是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那人是个迂腐书生,写酸诗有一套,可要和叶修这样的兵痞子对骂还真是不行。

陶轩站在一边看完了全程,没动作也不吭声。

次日叶修就被传进了宫里。

陶轩和那个书生就立在皇帝身侧,盯着红木地板发呆,看上去低眉顺目的。

还挺会装乖。叶修心里嘲了一句,回过神就听见皇帝让他跪下。

现今不比从前,耍嘴皮子是讨不好果子吃的,他从容地跪下去,颈子和腰杆还是直的,目光和皇帝对着,看样子倒显得像皇帝做了亏心事。

皇帝问他,知不知罪。

叶修回,臣的罪在哪?

“夜辉不是你打的?”

“是。”

“这不就是罪了?”

叶修瞧着还蛮冷静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心底却有块东西碎了,就跟煮过火变成渣渣的饺子馅一样。

他点点头,说,“臣认罪。”

皇帝没想到他乖的那么快,还以为要拉扯几个回合,挥手遣人进来。

来人分别是刘皓和王泽,都是叶修手下的兵。二人各执一根军棍,几步行至叶修身侧。

叶修挑了挑一边眉毛,“呦,这不是早就准备好了么。”

叶府上下突然乱套了。

叶修是被人抬回来的。一张脸白的跟掉色了似的,额头冒着虚汗,藏青色的披风也被身后渗出来的血浸透了,深色的湿了一大块。

叶母瞧着清水送进来,血水端出去,心疼的眼泪往下掉,坐在床沿看儿子,“去时还好好的,怎的回来就成这样了?”

叶修疼的难受,胸口憋了一团气,说不出话,叶母又替他顺了顺气,他才哑着嗓子开口,“我打了人……”

“打了谁?何苦要这样罚你!”

“陈夜辉。”

叶母眼泪又下来了,叶修有心安抚她,结果身后的家仆猛的将裤子从他身上撕了下来,他没忍住呜了一声,叶母回头训斥,“怎么不轻些!”

家仆瑟瑟道,“轻了弄不下来,会耽误了上药。”

叶母擦擦泪,看清了儿子的伤,差点往后栽过去,边上的婢子扶住她,“就是你爹还在时也没打得这么狠!”

叶修赶紧叫人把他娘亲扶回房,生怕让她看了待会上药会活生生哭晕过去。

叶母走后,府里的太医拎着药箱过来给他清理伤口。周泽楷也跟着进了屋,他往叶修身后看,才明白血肉模糊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他蹦上床,乌溜溜的眼睛对上叶修的,他很心疼,心疼的想哭,但他觉得叶修可能更想哭些,于是他舔了舔叶修的眼角。

叶修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懂了他的意思。

心脏被泡进了温水里,连疼痛都模糊掉了。

他让周泽楷坐到他跟前来,接着把脸埋进了他的肚皮。

周泽楷感觉自己的毛被打湿了。

他清楚的认识到——叶修哭了。





把这厢的事拐回来说。

他先和叶修去叶母那问了好,听叶修同母亲说了些关心话,又把先前路上买的叶母喜爱的糕点拿出来哄母亲开心。

他窝在叶修腿上,困的迷迷糊糊,不一会就睡熟过去了。

醒过来时他已经睡在叶修身侧了。

他舔舔叶修的嘴唇,就当他俩这是亲嘴了。

他又在叶修脸上舔出一个周字——之前他也是这样抗议驴打滚这个名字然后用舌头告诉叶修他姓周的。

叶修还在睡着,他又把泽字和楷字舔了出来,满意的想,好了,盖戳了,我的。

他想,这样下辈子我还能找得到他。

电视剧都这样演的。






叶修今年回的早,走的也早。

只不过这回没带走周泽楷。

他蹲下身,对周泽楷说,“小周,你乖乖的,等我回来。”

周泽楷睁大眼睛,认真地把叶修的样子凿在心上。

“喵——”

好。



这一别就是再也不见。





当叶将军身陨的消息传回皇城的第二日,叶家便被皇帝派来的军抄了个底朝天。

陈夜辉当着叶母的面摊开圣旨,大声宣读内容。

内容荒诞可笑,竟说叶修是暗通蛮人,副将刘皓劝阻不成只好先斩后奏,亲手杀了叶将军。皇帝念及昔日劳苦,只削叶家二少的八驸马的爵位,赶出皇城,不再多做刁难。

叶母气的砸碎了手边的青瓷茶碗,“我叶家男儿岂会做出这等事情!”说罢便撞了墙,血溅到那日叶修带给她还没来得及吃完的阳春白雪糕上。

陈夜辉眼皮也没抬,笑了句不识抬举便挥手让人砸东西一件不留。

家仆们纷纷做鸟兽散,任谁也不记得这里曾经的辉煌。

周泽楷被老管家带着跑了。

他拼了命的想往回走,被老管家牢牢抱在怀里,“小祖宗!你就别回去了,大少爷走的时候就托我照顾你了,我不能对不起他!”

周泽楷安静下来,又看了一眼宅子的方向。

骗子。




他趁着老管家睡觉的时候跑了回去。

阴森森的大宅子没有一丝人气,积雪盖过人的脚背也没有人再来打扫了。

往年这个时候叶秋也会回来一趟,领着两个孩子来拜年,那是府里难得的热闹,两个小公主都喜欢粘着叶修玩,叶修也喜欢她们,陪着说话,给些岁钱。姑娘们要是找娘玩去了,叶修就和他弟说说话,俩兄弟虽长得像,声音却还是有差别的,他趴在叶修腿上,听着兄弟俩的声音整只猫都昏昏欲睡。有一次叶秋会捏捏他的耳朵,说,“哥你这猫还真黏你,一会儿不见你就急得喵喵叫,别是上辈子欠你什么债没还吧。”

叶修拍开了他弟的手,自己动手摸上了,“嗯,是情债,估计上辈子他给你哥我戴了绿帽,这辈子变成猫来还债。”

叶秋回了他个“你连猫都不放过”的嫌弃眼神。

他绕过了几个长回廊,找到了叶修的房间。门已经被拆掉了,窗子破的洞补也补不上,平日叶修常常翻阅的书散了一地,榻上也是干干净净的。

周泽楷感觉这里陌生的要命。

他听到有人在床上叫他,“小周?快来。”

他跳了上去。

叶修的余温似乎还在。

他缩成团,想要睡一觉。



有雪飘了进来。







周泽楷是在一片寂静里醒过来的。

他坐起身。

“叶、叶修……?”




2

叶修搂着埋在他怀里的周泽楷,有点茫然。

为啥他一大早就抱着我不撒手啊????

是知道昨晚自己喝醉干了什么吗????

他熟练地摸了几把周泽楷后脑勺,把人从怀里揪出来。

怎么了?

周泽楷黑漆漆的眼珠子瞪着他,嘴巴抿着,眼圈是红的,叶修太熟悉这小表情了——小朋友是要哭了。他赶紧又把人抱牢了,呼噜呼噜这宝宝的头发,顺一顺背心。

叶修摸的手都快有层茧了,周泽楷才闷闷地开口说了话。

“我做了个梦。”

叶修点点头,下巴一下一下地砸在周泽楷发顶。

“变成了猫。”

“你叫我驴打滚。”

“还让我跳火圈。”

叶修噗的漏出个气音,周泽楷装作生气,捏他腰上的痒痒肉。

没啥用。

叶修无声笑的更欢了。

周泽楷听到他的胸腔震动的嗡嗡声。

他撇撇嘴把人调了个方向摁趴在自己腿上,膝盖曲起,顶在叶修的小腹上。他威胁似的举起巴掌来摇了摇。

“再笑,打屁股了。”

叶修才不管他这种不痛不痒的“威胁”,回过头给他一个“你试试”的眼神。

周泽楷被看穿心思,原本举着的巴掌乖乖落下来给老婆揉腰,一边揉还一边分出神来把脑袋里断断续续的画面凑起来,在反应过来昨晚自己干了什么以后,他噗的把脸砸到了叶修的屁股上。


叶修昨天傍晚才从s市的分店回来,气还没喘匀就接到江波涛的电话说周泽楷和这届带的毕业班出来玩喝醉了,闹着要找你,现在正坐地上画圈圈,嫂子你再不来估计他就要坐地上蹬腿哭了。

叶修才不信他的鬼话。

虽然他很想看周泽楷蹬腿哭。

江波涛知道他不能说话,很自觉的报了地址,迅速挂掉电话。

电话那头的叶修有点气。

因为江波涛说的地址是某个度假村。

哥去赚钱养家,你怎么去外头貌美如花了?????

当我是死的吗???

当他有点生气的赶到目的地以后,就看到了那个蹲在地上装蘑菇的醉鬼。

……

把泡泡水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叶修看着那个瓶身上印着小猪佩奇的泡泡水,心情有点复杂。

周泽楷又呼噜呼噜吹了几个泡泡,才发现蹲在他跟前被泡泡糊了一脸的叶修。

“宝宝!”

好好好,周宝宝,我们回家吧。

“不是。”所幸周泽楷醉了也还能看得懂唇语,他动作略有点夸张地摇摇头,感觉像个小孩子。

他把泡泡水塞到叶修手里,语气里带着某种异样的兴奋,“好玩!给宝宝玩!”

“嫂子你有了?……不对,你能生……?”

在叶修还没做出反应之前,周泽楷先抬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看江波涛,然后猛的站起身——连着叶修也拽了起来,恶狠狠地吧唧了一口叶修的脸蛋。

“这是宝宝!”

“快叫!”

江波涛先前还以为周泽楷要捶他,没想到会有这一出,他悄咪咪地把视线移到叶修脸上,又移回来,努力使自己脸皮厚一点,“宝宝……?”

周泽楷又亲了叶修的嘴唇一口。

“我的宝宝!”

“不许你叫!”





然后他就断片到了今天早上。




叶修扭了下身子,突然有点痛恨自己不能说话。

臭小子你还想埋多久???

他支起上半身,回过头看了一眼,看见周泽楷一脸吸猫过度的表情。

“好软……”




周泽楷被叶修扔进了洗漱间,身上让叶修扒得只剩了一条底裤。

他站在镜子前瞧了瞧自己,觉得叶修会脱了他衣服的原因是笑得太得意了,有点欠揍……

他迅速洗漱干净,继续保持着这个状态荡着鸟去厨房找叶修。此时叶修刚刚在烤好的吐司上铺心形的荷包蛋,接着铺生菜叶,再铺火腿肠片,是他喜欢的那种——边缘煎的有点焦的。

你的衣服我放在更衣间了,快去换。

“先吃,不行?”

不行,万一你脑袋里又想到一出,脱衣服的步骤都省掉了,哥可跑不了那么快。

他知道叶修这是开玩笑逗他,但不否认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他换衣服速度很快,在叶修解决掉半个三明治之前他就已经麻溜的坐到餐桌跟前了。

叶修用脚心磨了磨他的脚背,他知道叶修这是有话要说,自觉的抬起头看着叶修打手语,“待会吃完了我们去采购些东西,然后直接回你爸妈那。”

周泽楷点点头,才低头咬了三明治一口,还没嚼,嘴巴里鼓鼓的,他也打手语问叶修,“不先去你家么?”

“他俩去海南过冬了,今年我弟也来和我们一起过。”

周泽楷含含糊糊的哦了一声,又吃他的去了,叶修戳戳他额头,周泽楷问他还有什么事。叶修说没事,你好看,想看看你。

周泽楷的表情毫无波澜,内心实则开满了小花花,他面无表情道,“我下面也好看。”





周泽楷是顶着半边麻屁股出的门。

他们要去的商场不远,十几分钟的脚程而已。叶修让他先去楼下等等,他得找找那家商场超市的会员卡。

反正办都办了,不用岂不是很浪费。叶修是这样说的。

周泽楷明白叶修是心疼这些年给自己看病的钱,总想能省则省,但他觉得钱是花在叶修身上的,怎样也不会亏。

叶修和他认识那年他六岁,叶修比他大了两岁,他叫叶修做哥哥,叶修也乐得多有了一个弟弟。

叶修是在九岁那年生了一场高热,才没的声音,小时候是父母带着到处求医,到大了和周泽楷在一起以后都是由周泽楷操办起来的。

虽然这些年也没什么进展,但他还是努力往好的方面想。

叶修下来的很快,周泽楷凑过去牵着他的手就走了。

他俩在地下超市瞎逛,看到啥都忍不住往推车扔。

你说爸妈喜欢十三香还是鸡精?

“加碘盐。”

苹果要么?我看这果子挺好的。

“大伯刚送了一箱,”周泽楷想了想,又补了句,“爸昨天换了假牙。”

欸,这事怎么都没听爸提过?

“妈偷偷说的。”

那买点香蕉?

“好。”

他俩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这样,一个无声的说,一个用声音答,不清楚内情的人总会以为是周泽楷在自说自话。

购物车被塞满了七七八八的东西,叶修点了点,觉得差不多了,就指挥着周泽楷推车去收银台。

钱包在叶修那,周泽楷推到一个阿姨后面排好队就躲一边咸鱼去了。

有个小女孩手里抓着两罐益达口香糖,似乎是自己拿出来又放不回去了,大声叫唤着让妈妈帮她一把。

周泽楷看了一会,走了过去。

“放吧。”

他一手虚握上女孩的肩,一手把阻碍女孩放东西的益达推开。

女孩子眨眨眼,看了看这个好看的哥哥,小脸红了红,赶快把东西放好,跑走躲到正在付款的母亲身后了。

叶修:厉害:)

小周。

刚提好塑料袋的周泽楷感觉叶修用手肘撞了撞他,他歪过脑袋,“怎么了?”

你想要个小孩吗?

“还好。”

如果真有了,你想孩子跟谁姓?

“要两个,一个跟我,一个跟你。”

叶修挑眉看他,梦想不错,加把劲,看哥能不能给你生两个。

周泽楷低头笑笑,“叶哥夸过的,我可能耐了。”

臭小子。






3
周泽楷叫叶修在小区门口等着,自己跑回车库取了车。

直到周泽楷开着车在叶修面前摇下窗子,下车帮人把东西拎到了后座上叶修才发了问。

为什么我们不一开始就开车去?

“你忘了。”

你怎么也忘了?

周泽楷低头,脚尖蹭了蹭地面的薄雪,“以为会下雪。”

这样我们就能走到白头了。

周泽楷没说出来,但叶修知道是什么意思,他笑着说了句,俗!

“俗的浪漫。”




叶修把人轰上了车。

车子开了会,周泽楷突然听到了谷歌翻译器的机械女音。

“你昨晚到底做了什么梦?”

他差点没打稳方向盘。

他闷闷开口,“就是之前说的。”

“做噩梦了?”

“还好。”

“敷衍我睡地板。”

周式委屈。

“你是将军,我是你养的猫。”

“你……后来死了。”

“你骗我说会回来。”

周泽楷的情绪有点低落,显然是被梦影响的不轻。

“瞎想什么呢。”

“那是梦里的事。”

“说不定结局应该是那个叶修回来了,带着驴打滚躲进山里,天天种田养鱼去了。”

周泽楷感觉叶修说的很有道理,他莫名其妙地就被安抚了,但是谷歌娘一板一眼的音调还是让他蛋疼。

“那个叶修会说话么。”

周泽楷敏锐的察觉到什么,“梦里,听不出来。”

“哦,那就是不好听了?”

“……”

这个问题有点难答。

周泽楷顾左右而言他,心里猜叶修可能是因为他为了另一个叶修伤心而吃醋了——这个认识让他有点开心,又有点小紧张。

万一答不好影响夫夫关系就惨了。

叶修见他半天答不出个所以然,也不去刁难他,不舒服还是有的,但他觉得自己犯不着因为一个梦里的人去为难周泽楷。

……个屁,老子就是不舒服了老子需要哄哄。

旁边那个开车的你再不哄我我就要打QAQ了。

叶修突然发现,他已经开始会下意识的跟周泽楷撒娇了。而周泽楷也慢慢变成一个特别懂他,特别爱他的面不改色开黄腔的老流氓。

以前那个跟在屁股后面喊叶哥的小家伙已经消失在时光洪流中了,剩下的则是乐于在某种运动喊他叶哥来臊他的混球。

他这边脑袋里跳跃的出神,那边周泽楷已经抓住等红灯的间隙握住了他的手。

“那是其他周泽楷的事。”

“或许会有许多世界。”

“有许多我们,”

“但这个世界的周泽楷。”

“只喜欢这个世界的叶修。”

他说了很长的一段话,说的他自己的耳朵尖都红了,中间的停顿的间隙略有些长,可并不妨碍他说出来的语句充满爱意。

喜欢你,想宠你,想给你取甜掉牙的昵称,想把你所有模样藏在心里。

最爱你啦。

虽然他并不知道叶修刚才在心里痛斥他越来越牛茫。

叶修的手抽出来,用拇指和食指挨个把他的指尖捏了一遍。

周泽楷撇嘴,前倾了点身子歪过头看他。

叶修遭不住他的小眼神。

好啦好啦,是一样的,小周。这个世界的叶修也最喜欢这个世界的周泽楷。




等车子开到楼下,叶修的嘴唇已经快磨破了。

吃够豆腐的周泽楷觉得运气真好,过一个红绿灯,绿灯就变红灯。

而豆腐叶修非常疑惑,这到底是什么玄学???




为他们开门的是周父。

周泽楷问了句妈呢,周父就回了句打麻将去了。

周父和周泽楷的性格差异还挺大,一个嘴厉害地能怼天怼地怼空气,一个不到关键时刻绝不动嘴。

这关键时刻还是以哄叶修为主。

:-D。

周父给他俩端出了之前买的水果,挡住了想要帮他的叶修,又问,“你的学生怎么样?”

“都很好。”

“这届该毕业了?”

“嗯,已经毕业了。”

“考的都怎样。”

“很好。”

“……”

“……”

然后周父换了个目标,“小叶啊,店里生意怎么样?”

叶修打着手语,“最近闲了点,不过生意还是不错的,要感谢小周的学生帮我做宣传啊。”

“那就好那就好,今年再给我做几样?”

“爸,血糖……唔!”

周泽楷话到一半就被他爹敲了个爆栗,“一年到头也就小叶来了吃点甜的,平常你妈管着,怎么连你个小没良心还管,小时候谁替你瞒的考试不及格。”

“还是挨打了啊……”

“那你妈妈神通广大。”

“是您说……呜!”

叶修眼看周泽楷被打的委屈巴巴,赶紧出来打圆场,“有些甜点含糖量少,我给爸做那几个,分几天少吃一些就行了吧。”

“还是小叶贴心!来来来,跟爸过来瞧瞧缺什么材料。”

合着您已经准备好了。


今晚除了叶家父母不在场,一大家子都聚在了一块,叶秋也从b大飞回来吃了一顿年夜饭,席间还多次被问到啥时候找女朋友啊,找女朋友啥标准啊,我那有几个好姑娘你要不要见见?

问的他只好喝酒装醉,感觉心好累。


挨到睡觉的时候叶秋嗖的一下就飞回了周家对门——叶家的屋子,因为他听到周母已经打电话联系人去了。

周叶二人被他关在门外,相互对望了一眼只好在周泽楷的房间睡下。

然后他们为爱鼓掌。

虽然周泽楷不担心叶修会叫出声,但叶修很担心他俩鼓掌的声音都能传到对门的叶秋那。

天知道周泽楷的腰腹肌肉有多结实,每次啪啪啪的声音都特别响亮,他的屁股也特别肿。

他使劲拍了拍周泽楷的胳膊,周泽楷则十分固执的认为是叶修嫌他不够卖力。

屁股:我做错了什么。

完事了他替叶修揉腰,还问他你爱不爱我这种问题,叶修说我才不爱你,我恨死你了。

有多恨?

恨不得下辈子你也是我的。






4
叶修是在周泽楷的唤声中醒过来的。



身上的外伤经过周泽楷的照料已经结痂多日,但内里的损伤还得要慢慢调理。

叶修也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如天降神兵一样把他救回来的,当时他被横抱在周泽楷怀里,头倚在周泽楷肩上,老是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见阎王。

可周泽楷一直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骂他,骂的是挺单调的,“混蛋”“骗子”“负心汉”来来回回的说,翻不出花,但他就是觉得心虚,勉强撑着一口气见到了大夫。

他睡了几日,醒来的时候周泽楷就候在他床边,问他疼不疼。

他想说不疼,可看着周泽楷的眼睛他又说不出来了,乌溜溜的,满是心疼,让他想起自家猫,话到嘴边一转,他说,“疼。”

周泽楷马上手忙脚乱了半天,也只是给他揉了揉太阳穴,跟先前骂他一样很单调哄他,“乖,不疼了。”

“不疼了。”

“揉揉,不疼了。”

他在这个声音里睡着了。

他和这个长相出奇好看的男子相处了一段时日,愈发觉得他像自家的猫。

于是某天他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小哥姓什么的。

没想到周泽楷红着脸凑到他脸边,用舌头舔了一个周字。

真的跟他家猫一样。

他愣了愣,“小周?”

“嗯。”

“你,成精了?”

“为你成的。”


有句话说得好。

先成精,再成亲。

然后他们成亲了。



他俩找到了个世外桃源一般的仙山,而叶秋早已在那等候多时了。

“叶修,喝药了。”

叶修乖巧的就着他的手喝完了碗里的苦药,咂咂嘴又和周泽楷交换了一个橘子味的吻才算吃药结束。

周泽楷搂过他的腰,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替他把脉。

“快好了。”

叶修这近半年的调理,周泽楷已经快把自己培养成半个大夫了。

“小周,昨晚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什么?”

“很多事情,但都是你我的。”

“你是先生,我是卖糕点的。”

“我们活在一个很和平的年代,不需要打仗,随处都是入云的高楼。”

“我还去见了你父母。”

“真好。”

“小周,你知道梦里你是怎么对我的吗?”

周泽楷诚实的摇头。

叶修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他马上羞得红了脸,抱着人也不是,推开也不是,满脸写着我该怎么办。

叶修笑够了,摸摸他的头让他冷静些,又说,“梦里你还问我爱不爱你。”

“你、怎么说的……”

“哦,我说——”叶修亲了他一口,“我快爱死你了。”






5
叶修是在周泽楷怀里醒来的。

正在偷腥的周泽楷没料到他突然醒来,嘴唇还停在他鼻尖上。

他笑了一下,在周泽楷的肩窝里蹭了蹭。

小周。

“嗯?”

我昨晚也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

将军和猫在一起的梦。


END

下一棒 @怪物巨子

评论(2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