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秃。

退,只看不写。

【万千昼夜】日子。

向日葵:沉默的爱

上一棒:1:00 @南桥潤

下一棒:3:00 @栗子叶🎐 


叶叶森日快乐!

文不对题系列希望大家喜欢!



 

 

 

 

叶修很少会收拾的屋子。

 

重新办起工作室不是件轻松的事,更何况今年接到的大大小小的单子并不少,偶尔留宿工作室也不是没有的事。

 

因此这段时间他在家的活动范围并不广。

 

距离上一次整理书柜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他也并不清楚到底为什么突然想收拾这里,估计是今天日子特殊,被强行放了假闲下来没有事做,否则他是不会想着要找点活干,毕竟这个大家伙看起来并不好对付。

 

不过在他准备好大干一场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有人打理过了。

 

他愣了半天,突然有点想某个家伙。

 

虽然某人已经抢了他的活干,但他还是打算把书抱下来再重新整理一遍。

 

家里的书很杂,重新分类的过程是很折磨人的,值得庆幸的是他现在有这个时间。整理最后一堆书的时候他翻到个牛皮纸的文件袋,就是那种用弹簧绳缠几圈封口的。他从没有发现过家里还有这玩意的存在,虽然知道私自翻开并不礼貌,但心里痒痒的就是忍不住想要看看。

 

尽管周围还摞着最后几叠书,不过因为文件袋的出现,他现在并没有想要收拾的意思。

 

叶修盘腿坐在地板上,橄榄色的窗帘严严实实的拉着,遮光的效果并不是很好,两个大光块还印在窗帘上,地上也有,一直延伸到他跟前,盯久了让人有些眩晕。书房里没有开空调,热气从地板往胸腔涌。

 

他想,或许这是他晕眩的原因。

 

文件袋上干干净净的,让他无从下手来判断这袋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他都快要怀疑是不是那个小混蛋又背着他干了什么。

 

 

他的手机响了。

 

铃声是首老歌的伴奏。他是很念旧的,歌听的不是特别多,但这首歌无论换了多少个手机都还是保存了下来,以至于在最初苏沐橙听到的时候,还很惊奇地问他怎么还在用这个。

 

其实他也说不清了。

 

他起身去接了电话,那头的姑娘催着他快些出门,他把文件袋放在桌上,心里想着等周泽楷回来了他们需要好好谈谈。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回报人们下午忍受的闷热,傍晚过后下了一场大雨。

 

叶修把三个姑娘安全送回去,才慢悠悠地打着方向盘往自家开。

 

他关了空调,把车窗统一调低,雨后空气里特有的气味灌了进来,混着车厢里寡淡的烟味意外的好闻。

 

车上挂的平安符带了个小铜铃,空心的,风吹也不会响,平安符里倒是装了串佛珠。

 

工作室里每个人都有一个平安符,是陈果专门求来的,质量倒不错,一年了,没见脏,也没见破。

 

那串珠子则是老魏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他不习惯手腕上戴东西,就一块塞平安符里了,被老魏痛心疾首的谴责暴殄天物。

 

下完雨果然凉快了很多,叶修感觉原本胸口的闷怄随着风吹没了。

 

今晚去工作室是为了庆祝他的生日,自从认识这群人到今年,年年都会来这么一次,他也不是什么扫兴的人,除了喝酒其它什么都玩了,等疯过了头,安静下来,才觉得寂寞的难受。

 

他打开了车载音响,和他的手机铃声是同一首。

 

有雨打在他脸上。

 

雨又开始下了。

 

他关上了车窗。

 

雨下的又大又急,雨声吵的人震耳欲聋,但在叶修耳里听着像是从远方传来的,明明近在眼前,却又意外的不真切。

 

黑色的商务车缓缓驶入地下车库的大门,在他卡住手刹的瞬间,音响里传来最后一句歌词。

 

“愈是期待愈是美丽。*”

 

 

 

 

 

开始打雷了。

 

叶修回到了今天下午待着的位置。

 

最后的东西总是会有惊喜的,他翻出了之前一直想找的相册。

 

第一页就是他偷拍的周泽楷。

 

那时候的周泽楷有点像只猫,对你有好感了,看你的眼睛里就装的满是好奇,想过来蹭蹭你,但又害羞的不敢前进,可怜巴巴地盯着你,明明没说话,可耳朵里就是有声音在问你,“你能不能跟我玩呀。”

 

叶修怀念的用拇指摩挲着那张嫩的出水的脸,感叹这家伙怎么长大就成狼了。

 

失策。

 

他又草草翻了几页,以前拍的照片不多,五六张下来就过了一年。照片里的周泽楷长得飞快,从比他矮一点儿到高过他一小截,也不知道是不是当年牛奶喝多了。

 

意识到自己喜欢周泽楷的时候是很突然的。

 

那天他刚从广播室出来,去篮球场上找在等他的周泽楷。也不知道是不是男生打球都喜欢这样,输了的就做几个俯卧撑,不过周泽楷输的次数不多,他很多时候碰到的都是周泽楷坐在地上看别人苦哈哈的挨罚,而周泽楷则是安静地等他来了一起回家。

 

日子是很平常的,喜欢这东西是很玄乎的。

 

时至今日叶修都还记得被这种感觉包围着的心情。

 

他站在球场边上看见周泽楷用着标准的姿势撑在地上起伏,汗湿了的刘海垂下来,发尾黏在后颈上,周泽楷的T恤是白色的,衣服也湿透了,紧贴在后背上,叶修甚至能看清男生的肉体。叶修没有由来的耳尖发烫,连呼吸声都忍不住放轻,他慌张的想要逃跑,但周泽楷却像是察觉到他的到来,干脆又果断的出手,逼着他在原地等着被捕获,乖乖束手就擒。

 

——周泽楷侧过头看着他,冲他笑了笑。好看的人笑起来也是真的好看,喜悦从他的周身流露出来仿佛要化成实质,叶修要溺毙在这个笑容里了。

 

周泽楷动了动嘴皮子,没有声音,但叶修看得出来他说了什么。

 

“来啦。”

 

回家的路上他们依旧和平常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叶修打趣问周泽楷今天怎么输了,周泽楷无辜地冲他眨眨眼睛,说,“走神了。”

 

“这不行啊,得批评一下,小周同学你打球的时候想什么呢?”

 

周泽楷没有接话,只是笑着看他,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你知道的”。

 

那天叶修并没有告白,周泽楷也没有,他们像是约定好了的,在最后的路程都保持了沉默,面不改色的踏着心跳回家。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他翻的很快,走马观花似的往后看,只有在在一张随手拍的风景照上停了手。

 

照片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南方夏季傍晚都能见到的火烧云而已,可惜照片里的窗户暴露了拍摄地点——高中画室。

 

他突然想起来了,他和周泽楷表白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高中时代的周叶二人,比起去网吧和咖啡店明显更喜欢去学校的画室消遣时间。

 

一是他俩的确是美术生,二是画室清净,窗口位置好,冬暖夏凉。

 

更重要的是过两人世界的时候,校园这个偏僻的角落并没有人会来打扰。

 

暑假的最后一天他和周泽楷在画室赶色彩的作业,之前集训的作业被画室老师收走了,美名其曰让你们纠正偷懒的坏毛病。

 

所幸学校的老师知道他们在校外都有集训任务,布置的倒不是很多,他画的比周泽楷快些,无所事事地拿着个小速写本偷摸几张周泽楷的速写画,龙飞凤舞地签下自己大名的时候,才发现周泽楷一直在看他。

 

他的呼吸骤然停止,他们目光交触在一块,周围的一切便都是虚的了,没有什么比看着对面那个人更重要,有个声音在告诉他们,“是时候了。”

 

叶修清了清嗓子,嘴巴才成个“我”的样子,周泽楷就一击直球打中叶修心口,“喜欢你。”

 

“在一起的喜欢。”

 

被抢了先机的叶修的回应是在他额上落下亲吻。

 

他们第一次接吻也发生在那天。

 

在这个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凡的画室里。

 

火烧云的颜色是暧昧的,它融进风里,连风也变的甜腻粘稠,画室的遮光窗帘被这样的风撑出一个半圆——他们借着它的遮掩交换了自己的初吻。

 

单纯又美好。

 

如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他们不可免俗闭上眼睛,只用其余的感官去感受彼此,感受他的呼吸,他的心跳。

 

逐渐呼吸同步,心跳也是。

 

分开的时候周泽楷搂住叶修的腰,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后者肩窝上。

 

他听见周泽楷小声哼哼,“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他回抱住了他。

 

真是太好了,之前小心翼翼的试探,故作亲昵的肌肤接触和独有称呼,在今日后都得到了正大光明的理由。

 

因为喜欢你呀,总想多靠近你,想给你独有的称呼,贪恋你的一切,小动作,小心思,期待你知道,害怕你明白。

 

偶尔想想又感叹喜欢人怎么那么烦啊。

 

可是无论感叹多少遍再见到你,我都忍不住冲你笑。

 

因为喜欢你啊。

 

 

在感情里我们都是赌徒,幸运的事我们赌到了彼此。

 

赌注是真心,筹码是自己。

 

我们是幸运的。

 

 

 

 

这段往事让叶修无声的笑了笑,刚翻到下一页,屋外炸起惊雷。

 

叶修收敛了笑容。

 

 

 

 

这是三年前他和周泽楷的第一场婚礼。

 

没有一个亲人的祝福。

 

自从他们出柜以后家里便和他们没了联系,电话拉黑,微信QQ也不例外,能通讯的方式几乎都被掐断。

 

那段日子是真的很难熬,双方的父母虽然都没有特别激烈的反应,但这也没好到哪儿。

 

很长一段时间两代人之间完全没有往来,叶修还有个偷渡离家的叶秋可以说说话,周泽楷这个独生子女相较之下则有点像小白菜。

 

值得一提的是叶秋对周泽楷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叶秋问过周泽楷,和叶修在一起值不值,周泽楷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叶秋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转头就把找对象这事提上日程。

 

噫,这笑的,恋爱的酸臭味。

 

周泽楷并没有跟叶秋说他们大学时代的一件往事。

 

其实他们也会吵架,最严重的就是大学那次,为什么吵已经记不清楚了,唯独就记得吵到了快要分手,连着一周没有理过对方,本来也不在一个学校,自然连面也碰不上。

 

苏沐橙来问过叶修,你们真打算这样下去啊?

 

他当时还在做事情,手下没停,含含糊糊敷衍过去,苏沐橙当他师妹久了,挺了解这师兄的脾气,看得出他心不在焉,眨眨眼哦了一声就跑开了。

 

第二天就拿着笔记本找上了门,强行要求叶修看完一部电影。

 

他没能看完。

 

太压抑了,他忍不住想周泽楷。他不想周泽楷分手,他的鼻子发酸,眼眶也红了一圈。

 

可能是他们从没有吵到这个地步,他被这段感情惯坏了,总觉得他和周泽楷一定能走到最后,却没考虑过要是真的分手了该怎么办。

 

他不想哪天去和周泽楷说,“周泽楷,我们复合吧。”

 

他离不开周泽楷。

 

他想周泽楷也是。

 

他随意往身上披了件衣服,打了的就往周泽楷那边跑。那天在下暴雨,他没有带伞,准备下车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在打车。

 

那个人似乎看见了这边停下来的车子,急忙跑过来敲司机那边的窗户,还没开口就看到了后座的叶修。

 

四目相对,叶修想也没想就打开车门,紧紧抱住周泽楷。

 

1周有7天,168小时,10080分钟,604800秒。

 

那么长的时间,天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司机咒骂了一声就急忙把车开走了,他们相视一笑。

 

叶修的眼睛亮晶晶的,周泽楷福至心灵般的领悟到了叶修没说出口的话,他稍微垂下头,吻上了怀里这个朝思暮想的人。

 

与双亲冷战也好,互相争吵也好,不被世人理解也好,这并非他们就该停止相爱的理由。

 

毕竟我们都来人间一趟*。

 

 

在拥有属于他们的第一套房子时,他们举办了婚礼。

 

请帖送到了双方家人手里。

 

没有一位到场。

 

他们交换戒指,接吻,拥抱。

 

所有朋友为他们拉开礼花,彩屑落了他们一身。

 

“我愿意。”

 

“我爱你。”

 

 

 

 

 

叶修抚摸着照片上的青年,时光荏苒,他和周泽楷已经走过了第九年。他们事业有成,父母逐渐接受,一切都在变好。

 

他听到客厅里传来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回来啦。”

 

周泽楷从他身后把人捞进怀里,呼出来的气息扑在他的后颈上。

 

“嗯,生日快乐。”

 

 

 

 

 

 

 

 

 

 

 

END?

 

 

 

 

 

结束了某项夜间运动,叶修趴在床上享受周泽楷给他按摩服务,揉了一会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那个文件袋,里面是什么?”

 

身后的周泽楷顿了顿。

 

“好你个周泽楷,是不是背着我做了坏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周泽楷试图转移话题,被叶修发现,扼杀在摇篮里,末了还补上一句,“别跟哥玩这种小心思啊,你什么时候瞒得过我了。”

 

叶修翻过身,笑眯眯地盯着脸红红的周泽楷,威逼利诱道,“不说分房睡,说了给你玩别的花样。嗯?说不说?”

 

“就……”

 

“就什么?”

 

“爸妈给我的……”

 

“给了你?”

 

“你高中的……速写本。”

 

 

 

 

 

 

 

“周泽楷!你住手!!!”

 

 

 

 

好吧,他们这样是必须要走到永远啦。

 

 

END

 

 

 

 

 

*“俞是期待俞是美丽”

张国荣《春光乍泄》,之后叶修看的电影也是这个名字,主演:梁朝伟、张国荣。

经典台词,“黎耀辉,我们复合吧。”电影比较压抑,不太推荐去看。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渡汉江》宋之问,唐。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你的心上人,一起走在街上。”

《夏天的太阳》,海子。


评论(11)

热度(161)